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秉政街  

2017-03-01 11:09:25|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叶曙明

    当年文溪可以行舟时,大塘、长塘是运盐船只出入的地方。贤思街以前叫盐司街,是管理盐政的官署所在地,直到明代的广东盐运提举司,仍设在贤思街内。虽然明知在贤思街不会有什么惊喜的发现,但还是打算“到此一游”。
    然而,我却走错了路。在巷子里七转八转,不知怎么的,就转到了秉政街。
    每当需要作出选择时,我总是先选择错的那个。
秉政街 - 大宋 - 大宋博客
 张戊和张买父子的雕像

    不过,来到秉政街,也不算一个错误。1800年前,这里有一座秉正祠,是广州文献记载中最早的一座祠堂。我对任何与“最”有关的东西,都会比较好奇。但这座秉正祠,真正令我惊奇的,不是因为它最早,而是因为它既非祭祀祖宗,也非纪念什么古圣先贤,而是纪念一位“歌星”——张买。
    一座最古老的祠堂,一个正气凛然的名字,竟是纪念一位歌星,听起来,颇有点黑色幽默的意味。
秉政街 - 大宋 - 大宋博客
 明代木鱼书故事花笺记流传已久(钟哲平摄)

    张买是番禺(广州)人,他父亲张戊是广东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猛将,追随刘邦打天下,被封为“越骑将军”,与周勃、樊哙、灌英、华无害等人齐名,出生入死,平定三秦。可惜未及封侯而死。他的儿子张买精于诗歌和音律,嗓子又好,《百越先贤志》说他“鼓棹能为越讴”,唱起歌来音韵悠扬,清婉欲绝,妙不可言。屈大均称他“开吾粤风雅之先”。由此猜测,他唱的还不是一般的歌曲,而是粤曲——所谓“越讴”,就是用粤语演绎的地方曲谣。
    人说粤剧起源于明代初年,作为一个剧种,也许言之有据,但如果往上追溯,说粤剧必然会说到木鱼歌,说到地水南音,一直说到粤讴,最后说到张买。百度上“木鱼歌”的词条,就是这么写的:“要说最早记于古籍的广府曲艺人物,应数西汉孝惠帝时南海人张买。”所以我认为,把张买称为粤曲的伶人始祖,亦未尝不可。
秉政街 - 大宋 - 大宋博客
 以文堂印南音书(钟哲平摄)

    奇怪的是,籍贯沛郡丰邑的汉惠帝,居然也喜欢听张买唱越讴。当他乘船游玩时,就让张买在船上演唱。据说,歌中传达民间疾苦,往往暗寓规讽。不过,当年的唱本,早已散佚无存,也无从考证了。
    汉惠帝为什么能听得懂越讴?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这是否可以说明当时中原汉语的发音与粤语并无多大区别?
    吕后主政时,看在张买父亲当年赫赫战功的份上,封张买为南宫侯。广州人以一位歌星也能“正色立朝”,实属难能可贵,于是便在汉元帝光和元年(178年)建了这座秉正祠,以供后人祭祀。
    1800多个春天和1800多个秋天过去了。日出日落,花开花谢,岁月正未有尽期。
秉政街 - 大宋 - 大宋博客
 杜焕(1910~1979),广州人,香港最后一位的地水南音大师,看着他,就想起张买(钟哲平提供)

    秉正祠是什么时候倒塌的?史无记载。“秉正”是什么时候改为“秉政”的?我也不知道。只觉得这么一字之差,本来是纪念一位歌手,现在主角却变成了官府,有点恶心。有人说“正”与“政”在古文相通,但“秉政”与“秉正”却不相通啊。
    如今想在这里找一块半块秦砖汉瓦,恐怕也属枉然了。
秉政街 - 大宋 - 大宋博客
 清代和民国时期书坊出版的各种龙舟故事(钟哲平摄)

    不过,让我感到困惑的是,为什么早在汉惠帝时代,越讴已经上达天听,成为皇宫中的演唱曲目,但直到清代嘉庆、道光年间,才由南海举人招子庸正式编著了第一本粤讴曲词集《粤讴》?难道广东人就这么咿咿呀呀唱了一千几百年,竟没有人想到要汇编成书,以传后世?真是匪夷所思。
    我在秉政街走走停停,愈走愈慢,但仍然向前走着。一群小学生从我身边蜂拥而过,其中两个男孩争抢着什么,把我撞了个趔趄。吵闹的声音迅速远去,消失。寂静之中,不知从哪家飘来一阵呜呜咽咽的粤曲,“……本是同根并蒂,今日变作坠絮飘蓬,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生生死死都在渺茫中……”曲调凄怨缠绵,让我想起了张买。一种惆怅的情绪在心中慢慢升起,如潮水一般。
秉政街 - 大宋 - 大宋博客
 秉政街内的老书室

    从前,秉政街还有祭祀明代湖广道监察御史陈政的陈东井祠,祭祀曹恤(不知何许人也,或者就是孔子弟子曹恤也说不定)的曹先贤祠,但都不及秉正祠有名。
    这一带原来祠堂甚多,担杆巷的林家祠、张家祠、何家祠,高华里的窦家祠、沈家祠,秉仁巷的江家祠、张家祠、何家祠、周家祠、黎家祠,长兴里的邱家祠,林林总总,不下四五十间。但到了清代乾隆年间,因各地反清复明的活动此起彼伏,朝廷害怕同姓族人相聚谋反,下令禁止建合族祠,大部分宗祠都改为书院。于是,这里也就成了一个书院云集的地方。
    原中山四路的魏氏书院、何氏书院、张氏书院、古氏书院,大塘街的凤和书院,秉政街的陆绿书院,担杆巷的湖南书院、铎泽书院、经略书院,龙腾里的卢氏书院、怀林书院,德仁里的张氏书院、和生书院、汤氏书舍……有的在战争年代毁坏了,有的后来改建作其他用途,如今已经所剩无几。担杆巷的曹家书院是幸运的,虽然历尽动荡年代,但最后由至德、敬修、僬国、清介几间私立学校合并扩建,成了大塘街小学(后改为秉正小学),还可以听见琅琅书声。
秉政街 - 大宋 - 大宋博客
 对小朋友来说,秉正教育比秉政教育更重要

    又一群学生从我身边涌过去。
    他们谁会在乎这些陈年往事呢?即使他们的前世是故事中的主角,也与他们的今生毫无关系了。我凝视着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当年,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也曾在相同的巷子里呼啸而过……或者,在不同的巷子里呼啸而过……或者,根本没有……
    但无论发生过什么,都不会改变今天我站在这里的结果。因为,我已经站在这里了。
    也许,再过若干年以后,他们当中,也会有一个人,像我这样,来这里寻找那些失传的故事。想到这里,我忽然想微笑一下。没什么意义,只是微笑一下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