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郑庄公的故事  

2017-03-11 11:04:44|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庄公的故事 - 大宋 - 大宋博客
     郑庄公姓姬,名寤生,所谓寤生,意思就是在噩梦中出生。故名思议,郑庄公的母亲武姜是在一夜辗转反侧的噩梦中生下的他,正因为如此,武姜一直不是很喜欢这个大儿子,尤其是在生下他的同胞弟弟段之后。
郑庄公的故事 - 大宋 - 大宋博客
 武姜

    相较于看起来呆笨木讷的哥哥寤生,弟弟段则是风度翩翩、妙语连珠。这样的反差怎能不让本就对寤生心有间隙的武姜更加偏向这个小儿子呢。
    流传下来的《诗经·郑风》中,就有一首名为《大叔于田》的诗歌,记录了当年共叔段狩猎的飒爽英姿,其中有这样的句子:“叔于田,乘乘马。执辔如组,两骖如舞。叔在薮,火烈具举。袒裼暴虎,献于公所。将叔勿狃,戒其伤女。”
田就是狩猎,是自古以来统治阶级习武备战的常用手段。这首诗歌生动地描述了共叔段狩猎的盛大场景。从诗中可以看出,段是个武艺高强的人,长于弓箭,力能搏虎,曾经将打死的老虎亲自献给父亲。
    然而春秋时期是遵循嫡长子继承制的。即使这样,这位武姜还是向他的丈夫,也就是郑国的第二任国君郑武公建议废长立幼。
    虽然这件事最终没有通过,但风声已经传到了寤生的耳里。这时作为太子的寤生没有表示可以说是能够理解的。但在寤生正式继位成为一国之君后,也没有惩戒这个心怀叵测的弟弟。
    面对太叔段与姜氏的肆无忌惮,少年庄公选择了韬光养晦,对政敌一再隐忍。
    在《东周列国志》中,姜氏请求郑庄公将「制」作为共叔段的封地,庄公曰:「制,岩邑也,虢叔死焉,他邑唯命。」庄公知道制是个险要之处,乃兵家火争之地,所以庄公以虢叔死在这里不吉利为借口而加以推脱,但又说「他邑唯命」却又让人感到他的大方,最后是将京这块地区给了自己的亲弟弟。
    制这个城池也许大家没有听过,但他的另一个名字我想各位是耳熟能详的——“虎牢”。对,就是那个“三英战吕布”的虎牢关。
郑庄公的故事 - 大宋 - 大宋博客
 虎牢关复原图

    将如此重要的城池封给一位“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弟弟是很难让人理解的事情,就连朝中大臣也不解其意,多次进言不可如此。老实巴交的寤生,不,这个时候该称他为郑庄公,竟然说出了更令人吃惊的话:
    “制不能封许,那就把京城封给段把,母亲说的话我也不能反对啊。”庄公如此说道。
    于是乎段就风风光光地带着自己的仆役前往了战略要地京城,从此被郑国人称作“京城大叔”。此时的段一心收编部队,准备谋反,却不知哥哥说的后半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也是今天这句话的由来。
    据传,段在离开新郑的时候,武姜还私下找他谈了一次心,大致是说:
    你哥哥寤生为人刻薄,完全不顾同胞之情,这次给你封京城,是我再三恳求,他才不得不从,心里肯定不舒服。你到了京城之后别闲着,要习武备战,一旦有机会就派兵袭击新郑,我来给你做内应,打他个措手不及。武姜还说,如果段取代寤生做了郑国的国君,她就死而无憾了。
郑庄公的故事 - 大宋 - 大宋博客
     这一别就是二十多年,期间也不是没有人提醒郑庄公,有位叫公子吕的大夫对这种情况就深感不安,他对庄公说:
    “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我不知道您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如果想把国家拱手让人,我不如直接投降奔大叔好了;如果没那个想法,就赶快制止他,别让百姓三心二意,不知道谁是郑国的主人。”
    公子吕的担心情有可原,段在离开首都之后更加有恃无恐,得寸进尺。他拼命扩展自己的势力范围,疯狂聚集自己的反叛势力。他不但把都城建得超过「百雉,」公然违背国家制度,而且还「命西鄙北鄙贰于已。」「又收贰以为已邑,至于廪延。」
    二十二年后的冬天,当「大叔完、聚,缮甲、兵,具卒、乘,」完成了偷袭的一切准备之后,段终于觉得自己可以动手了。于是他率领大军,抱着必胜的决心向都城进发。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一举一动其实早已在哥哥的监视之下,就连他给武姜送信的信使都是郑庄公的间谍!
    面对气势汹汹的弟弟,郑庄公觉得终于到了动手的时候。就在弟弟要和姜氏里应外合「袭郑」之时,郑庄公处变不惊,先发制人,立刻「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诸鄢」。几声令下就让大将公子吕抄了段的后路,占领了京城。京城被占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段的军中,一下子军心大乱,大半人马四下逃窜,段也只能仓皇出逃,最终被郑庄公所杀。这其中思谋之周详、规模之长远又自非常人所能望其项背。
    这场花了段二十多年时间谋划的叛乱就这样被看似漫不经心的郑庄公在举手之间破解。看似简单的背后其实是郑庄公的运筹帷幄和韬光养晦。二十年的时间里,他一直耐心地等待着,发展着自己的力量,直到对方漏出破绽,将其一举击破。
    所谓厚积薄发,也正是这个道理。
    反观郑庄公事后的态度亦能看出庄公对血缘关系认识并非一味固执。
    段失败后, 郑庄公曾将母亲姜氏流放到「颍」,并发誓「不及黄泉,无相见也」。吴楚材、吴调侯对此批语:「将前日恶已爱段之忿,一总发泄、忍哉!」。但庄公很快觉察到,这种处置于私于国并不合适。「颍考叔……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
    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公曰:『尔有母遗,繄我独无!』」一旦面对浓浓亲情,不免触类伤情,「哀哀之音,宛然孺子失乳之啼」。于是,在善解人意的颍考叔安排下,「阙地及泉,隧而相见」, 母子如初,大隧内外,「其乐也融融!」,「其乐也泄泄!」。
郑庄公的故事 - 大宋 - 大宋博客
 郑庄公黄泉见母

    这件事表现出了郑庄公高超的政治策略。
    郑庄公在胞弟“逼宫”问题上的隐忍决不是单纯的隐忍或退让,而属于韬光养晦,后发制人。他在隐忍的同时,私底下一直在做充分的准备,以求一招制敌。
    可他的对手却把郑庄公的克制隐忍、妥协退让认为是软弱可欺,于是乎步步进逼。他们这种忘乎所以的举动,恰好为郑庄公痛下决心全面反击提供了绝佳机会,在有充分准备的前提下,郑庄公向对手迎头痛击:“克段于鄢”,一举端掉国内动乱的祸根。
    可见,不出手则罢,一旦出手,就又准又狠,雷霆万钧,摧枯拉朽,给对手以毁灭性的打击。这也是郑庄公战略意识高度成熟的显著标志。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