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林妙可  

2017-02-20 17:43:28|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妙可 - 大宋 - 大宋博客
 
文/鞠白玉

    就像春晚已经沦为尴尬晚,大家年年对春晚表示厌倦,但春晚的尴尬永不变。一个国家的年度综艺盛会基本和奥运会一样,举国之力,全民精萃,所以不是技艺水准的问题,是审美和价值观的问题。它其实相当有民众基础,就是为国民量身打造。
    所以如今批评林妙可或许就是批评我们自己,还好我们终于有自我批判的勇气了。林妙可是怎么红的?奥运会上假唱的红衣女孩,现在说她眼神乱飞矫情作态,可在当时那就是全民审美下诞生的代言人。
    一个最可以代表中国文艺水准的总导演先是替全国人民认同了假的价值,然后当着全世界的面瞒天过海奉献了一场假唱。假装到今天,只把矛头对准未成年的林妙可相当不公平。
    那场盛会提供给国民的就是一个拼命张大嘴巴却无法发出声音的林妙可,到今天林妙可仍然是那个发不出声音的人。
    林妙可现在的处境可怜无助,是因为现在大家已经开始发现了个性化的真实的可贵,开始厌倦做作和假嗓子,甚至大家对“讨好”已经不买帐了。几近成年的林妙可,如果想重归质朴,还需要走一段漫长的自我寻回的道路。
    一些女童星都会有基本的标配,首先要有一个絮叨、自足的母亲,对孩子的天赋过份夸大,所有鸡毛蒜皮的琐事都视作星质的潜在。一些基础的才艺能力在这些母亲眼里都是奇迹般地存在,而且她们特别乐于在众目睽睽下积极赞美孩子,而孩子也在场,这才最难看。这种行为就和当众人面打骂孩子一样缺乏教养。
    其次这个女童必须既扮演天真又扮演成熟,在母亲的暗示或调教下,她做出这番姿态已经是不由自主。林妙可为什么从小就身体扭来扭去?大概在潜意识里她也感到不自在。这类女童星幼年时打扮得花枝招展,蝴蝶结公主裙羊角辫,一过十五岁却马上打扮得如同中年妇女,风衣丝巾小高跟,烫了发尾,拎着小包,举止很世故但脸上又习惯性地作无辜状。
    为什么观众一看到林妙可就犯尴尬症呢,因为一个人正常的成长周期表在这个女孩身上是混乱的,她既没童年又没少女期。是谁剥夺的呢,除了她的母亲,还有她母亲要她讨好和取悦的整个社会。
    缺乏正常的成长顺序也不只是在演艺界,到小学生中学生里观察,仍然可见到被父母剥夺了自在灵魂的木偶人。曾经跟一个好友的舅舅一家吃饭,他舅舅一家都是小学教师,家庭教育向来以严肃自律为傲,惊悚的是这一家人的穿着打扮都似八十年代,手织的大棒针毛衣,肩膀袖子宽大,的确良衬衫,带有笔挺裤线的大腰身裤子,风尘仆仆的皮鞋。
    那仅有十三岁的表妹梳着一个粗长的纹丝不乱的麻花辫子,手织粉毛衣胸前缀着一串串精心编织的毛线立体葡萄,语气作派透出的是中年人的气质,但谈话内容又相当做作幼稚,她说:我没有朋友,一个朋友也没有,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的父母。然后将目光投向母亲,她母亲果然回报以赞许,接着便开始大肆夸奖孩子——从不出门玩,会唱许多歌(学校音乐课本上的所有歌),朴素、俭省、会做家务。少女默默听着,脸上是微微的笑意。
    但我却只觉得时间凝固,我像一个无意穿越到八十年代的家庭餐桌上的外来客,为我过的自由不羁的生活感到难安。她父母对她的目光是殷切的注目,但她却有着和年纪不相符的粗糙的皮肤和无神的眼睛,越是夸夸其谈,就越觉得她行将就木。
    在一个成年人脸上发现如孩童的娇羞顾盼,就像在孩子脸上发现成年人的老成持重一样,你会感觉这个人是不是受诅咒了?什么时候能驱走那些被常年强行加持在身上的恶符?什么时候她的母亲能把她还给她自己?当还给她的时候,她还能找到自己多少?
    林妙可的忸怩作态令人不适,但没有伤害旁人,我们可能更难以面对的是,从社会到家庭教育在一个人身上产生的不可逆的恶果。林妙可分明是一个悲剧型的人物, 因为所有的攻击和嘲笑是她一个人承受,她母亲依然无辜,依然伟大,依然在一个获得注目的女儿背后享受着成功的乐趣。
    但是她母亲只会在女儿受伤害的时候出来痛诉委屈,如果连名利至上的演艺圈的人都早看不惯,早有对林妙可的忠告,她母亲可曾听得进去?有过一瞬间的反思?一个出生在六十年代的普通中国人,除非在成年后有自我意识上的觉醒,否则都很难走出成长期所受的审美趣味和价值取向。
    在一个必须把个性化磨灭,掩藏自我,四处都是口号标语和抱持着假大空的生活目标的年代里成长,她很可能会将自己的思维习惯和成功标准加诸给年幼的孩子。在一个孩童必须早熟的年代里,她也是被剥夺了成长期的人,能给孩子的教育也只能是一种向成人讨好的教育。只是在她并没有发觉时代已经变化,有一部分人已经不在这样的认知范围里了。
    讨好式的人格在成年后必定深受其害,在一个假想的群体对象里必定有不同经验不同个性的人。换句话说,不是每个人都容易被一种方式取悦,惯性地取悦他人必定造成人格上的混乱,你会发现在群体里试图招每个人喜欢的人,最后就成了最令人讨厌的人。
    什么时候能意识到“不完美”的真,比看似完美的假装更具有说服力,林妙可和她的母亲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但“假”的惯性是积习,会成为一种不由自主,除非林妙可避走他乡到一个完全不需取悦于人的社会中去脱胎换骨。
    我的好朋友唱歌非常动人有感染力,但是她说从童年开始,每次她唱歌母亲都迫不及待地在旁边说:用假嗓子唱!用假声!你那真声难听死了,你怎么就学不会用假嗓子呢?于是年轻时作为单位文艺骨干的母亲为她示范,用类似黄梅戏那样的嗓音绝不破音地唱一切歌曲。
    她意识到母亲在唱歌这件事情上仍然活在一个旧时代里,一个不得有半点纰漏,尽力塑造一个完人的时代里。还好因为她比较笨,始终没能掌握假音,现在每逢她高兴地唱歌时她母亲就抱怨道:如果当时听我的,你是不是早就当歌星了?

【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茨威格】

    前几天,林妙可在北影初试的画面被媒体公布,视频里,她朗诵了一首《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
    这段表演,收到了大量不太友善的评价——“好造作”、“摇头晃脑”、“尴尬癌都犯了”。
    2月16日,林妙可在自己拥有275万粉丝、认证为童星的微博上发了一条简短的消息:无缘北电?。
    这条4字微博,收到了1212次转发,217条评论。她的粉丝安慰道:没关系,努力过就好。
    在这则“失利”消息下面,还有4万人点了赞。
    这是后奥运时代林妙可的双重人生,有来自粉丝的无条件支持,也有来自陌生人的批评和厌恶。
    在上辈人眼中,她还是那个可爱乖巧的小姑娘;在网络世界里,她是被假唱、代笔种种黑料缠身的童星。
    一切的开端,都要回溯到2008年夏天的那个万众瞩目的夜晚。

代唱的“原罪”
    2008年8月8日晚,北京,鸟巢体育场。
    在一场”叹为观止“的宏大开幕式中,林妙可有属于她的2分半钟,她一身红裙,摇头晃脑地“演唱”了《歌唱祖国》。
    在那场被40亿全球观众收看的开幕式后,林妙可的知名度瞬间抵达顶峰。
    媒体用各种溢美之词夸赞她,各种名誉也纷至沓来——北京市东城区十佳少年队员,北京市花形象大使 ……
    看播出的人可能会发现,现场是在“演”而不是“唱”。但很少人会想到,电视机里传出的那个甜美清澈的女声,属于另一个小姑娘。
    那个声音的主人,是杨沛宜。
    2008年8月11日,北京奥运音乐总监陈其钢接受北京人民广播电台采访,透露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歌唱祖国》的“双簧”代唱。
    从形象和感觉来看,林妙可是最适合的人选,但我们带着她们去录完音后,发现她声音的高度、宽度都不太合适。而杨沛宜的声音是我们认为最出色的。但最后我们确定让杨沛宜来唱,林妙可出镜。
    在采访过程中,有听众发来互动消息问:这不是假唱吗?
    面对质疑,陈其钢用“AB角”的说法进行了解释:“这时候问题根本不出在真唱假唱,而是用什么样一种形式在这个场合能够呈现给中国、呈现给世界,我们中国最完美的形象。”
    “这个决定是不得已的。”
    他在采访中说“我们有责任面对中国的听众、中国的观众来做这样一个解释”,同时又认为这种安排无论是对于林妙可,还是对于杨沛宜来讲“都是公平的”。
    公道自在人心,人们对这样的解释并不买账。
    奥运“代唱”事件,成了林妙可的“原罪”。

赞誉与诋毁
    在开幕式演出安排上,9岁的林妙可以及她的父母都没有发言权,但不可否认的是,她们是这出安排的直接受益者。
    凭借奥运会营造的良好形象,林妙可的演出事业顺风顺水,翻开奥运会后的履历,她2009年出演《北方有佳人》,2010年出演新版《红楼梦》中的小黛玉,并在《美人心计》中扮演杜云汐。
    几年之间,她发过个人唱片,参演4部电影、8部电视剧以及数量客观的MV和综艺节目,还两次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
    伴随她风生水起演艺事业的,是林妙可和其母刘喆平一路以来饱受非议的诸多不寻常之举。
    2011年5月,林妙可参加一场活动,演出服装垫了胸垫,与照片中的同龄人显得极为不搭,招来一片恶评。
    2012年,她的微博发出了一些匪夷所思的内容,在一张她躺在床上的图片下面,配了“讨厌那些男人,每次都把我按在床上”的文字。此前,她的微博还引发过“代写”质疑。
    她澄清,是母亲与自己共同打理。
    在此之后,将长辈诗歌署名发表、为情趣助孕基金站台宣传等种种事件连续爆出。
    人们眼中那个单纯可爱的林妙可崩塌了。
    从此以后,与林妙可相关的新闻总是与差评沾边。她摇头晃脑,人们说她“装嫩”,她穿上名牌,大家说她风尘,就连邻国著名导演北野武都在综艺节目中恶搞了她一把。

馈赠和代价
    褒也奥运,贬也奥运。归根溯源,开幕式“代唱”事件,为林妙可后续遭受的众多批评埋下了伏笔。
    当一些人发现自己受骗了,他们给予的追捧和喜爱,立即变成了恶意和苛责。这是明星和公众人物常常要付的代价。
    但是,人们真的有理由去责备当年那个9岁的小女孩吗?
    在一场承载民族期望和复兴隐喻的开幕式上,林妙可,不过是宏大事件中被选中推上前台的一个小女孩。
    她是参演这场力求完美盛会的近2万名演职人员之一。并且,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演出任务。
    说到底,她只是一枚棋子。
   
个人与集体的绝佳隐喻
    而后续代言、广告、代笔的争议,种种恶言和差评都朝着林妙可而去。同样要问的是,这其中她又有多大的自主权?
    作为一个童星,接什么戏、做什么代言、穿什么服装,恐怕都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说白了,林妙可和其他很多童星一样,是被牵着线的木偶,是名利驱使下父母卯足了劲打造的一则商品。
    这时候,恐怕真正需要问的,是站在林妙可背后替她作决定的人。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过上“另一种人生”的杨沛宜的父亲。在一篇《人物》的专访中,记者说杨父温和而坚定的拒绝了采访请求。在面对“有没有想让她走音乐道路”的追问时,杨父答道:
    “我当然知道杨沛宜的未来有无数的可能,但她现在需要过她的15岁暑假”。
    据吴雪军教授:如今的杨沛宜就读于人大附中,喜爱音乐并安心学业,最近参加了USAD China 2017美国学术十项全能中国赛,成功晋级将赴美参加复赛。
    如果当时的决定改变,不知道两个小姑娘过上的会不会是“交换人生”。
    当然,生活没有假设。如今的林妙可,前一秒与北影失之交臂,时隔一天,又传来通过南艺复试的喜讯。
    过早的名利和过誉的宠爱,看起来是幸运的馈赠,其实更是一种残酷的考验。而当她和家人选择了一条更容易更多金的快车道,那就注定要承受随之而来的批评和质疑。
    并没有什么轻易的成功,不需要付出代价。
    多年以后,林妙可也许会想起那个万众瞩目的晚上。她站在巨大的舞台上,享受着万众的关注、赞美和喜爱。那夜的灯光绚烂耀眼,如同一件华丽无比的厚重外袍,披在她年幼的身上。
    她笑得那么美,那么好,仿佛拥有全世界。
    “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作者:慕白夜雨】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