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余光中】如今,我们在这头,你却在那头  

2017-12-15 22:04:44|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光中病逝 | 如今,我们在这头,你却在那头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1972年,44岁的余光中写下这首《乡愁》,这大概是我们对余老的第一印象。
而在昨天(12月14日),那位让海湾化为乡愁、横亘于每个中国人心头的诗人走了。
 【余光中】如今,我们在这头,你却在那头 - 大宋 - 大宋博客
 余老将自己的一生都献身给了文学事业,至今驰骋文坛已逾半个世纪,被梁实秋盛赞为“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他的诗歌代表作有《乡愁》、《白玉苦瓜》等,为当代诗坛健将。

“我最得意的诗还没出现,所以我还在继续写。只要还在写作,我就觉得自己还死不了。”4年前,余光中在上海的幽默言谈引来观众阵阵掌声。如今,诗人远去,诗心与诗作长存。

《光中诗歌选》

【等你,在雨中】

等你, 在雨中, 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 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 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 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 
尤其隔着黄昏, 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 刹那, 刹那, 永恒 
等你, 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 
等你, 在刹那, 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 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 我会说, 小情人 

诺,这只手应该采莲,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 
摇一柄桂浆, 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忽然你走来 

步雨后的红莲, 翩翩, 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里,有韵地,你走来

【永远,我等】

如果早晨听见你倾吐,最美的
那动词,如果当晚就死去
我又何惧?当我爱时
必爱得凄楚,若不能爱得华丽
  
你的美无端地将我劈伤,今夏
只要伸臂,便有奇迹降落
在摊开的手掌,便有你的降落
在我的掌心,莲的掌心
  
例如夏末的黄昏,面对满池清芬
面对静静自燃的灵魂
究竟哪一朵,哪一朵会答应我
如果呼你的小名?
  
只要池中还有,只要夏日还有
一瓣红艳,又何必和你见面?
莲是甄甄的小名,莲即甄甄
一念甄甄,见莲即见人
  
只要心中还有,只要梦中还有
还有一瓣清馨,即夏已弥留
即满地残梗,即漫天残星,不死的
仍是莲的灵魂
  
永远,我等你分唇,启齿,吐那动词
凡爱过的,远不遗忘。反受过伤的
永远有创伤。我的伤痕
红得惊心,烙莲花形

【乡愁四韵】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样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乡愁的等待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母亲的芬芳 
是乡土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春天,遂想起】

清明节,母亲在喊我,在圆通寺
喊我,在海峡这边
喊我,在海峡那边
喊,在江南,在江南
多寺的江南
多亭的江南
多风筝的江南啊
钟声里的江南
(站在基隆港,想想回也回不去的)
多燕子的江南

【母难日】

今生今世 
我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 
一次,在我生命的开始 
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终 
第一次,我不会记得,是听你说的 
第二次,你不会晓得,我说也没用 
但两次哭声的中间啊 
有无穷无尽的笑声 
一遍一遍又一遍 
回荡了整整三十年 
你都晓得,我都记得

【中元夜】

月是情人和鬼的魂魄,月色冰冰
燃一盏青焰的长明灯
中元夜,鬼也醒着,人也醒着
人在桥上怔怔地出神
伸冷冷的白臂,桥栏拦我
拦我捞李白的月亮
月亮是幻,水中月是幻中幻,何况
今夕是中元,人和鬼一样可怜
可怜,可怜七夕是碧落的神话
落在人间。中秋是人间的希望
寄在碧落。而中元
中元属于黄泉,另一度空间
如果你玄衣飘飘上桥来,如果
你哭,在奈何桥上你哭
如果你笑,在鹊桥上你笑
我们是鬼故事,还是神话的主角?
终是太阳浸侵,幽光柔若无棱
飘过来云,飘过去云
恰似青烟缭绕着佛灯
桥下粼粼,桥上粼粼,我的眸想亦粼粼
月是盗梦的怪精,今夕,回不回去?
彼岸魂挤,此岸魂挤
回去的路上魂魄在游行
而水,在桥下流着,泪,在桥上流

【寻李白】

——痛饮狂歌空度日,
飞扬跋扈为谁雄
那一双傲慢的靴子至今还落在
高力士羞愤的手里,人却不见了
把满地的难民和伤兵
把胡马和羌马交践的节奏
留给杜二去细细地苦吟
自从那年贺知章眼花了
认你做谪仙,便更加佯狂
用一只中了魔咒的小酒壶
把自己藏起,太太都寻不到你
怨长安城小而壶中天长
在所有的诗里你都预言
会突然水遁,或许就在明天
只扁舟破浪,乱发当风
 
——而今,果然你失了踪
树敌如林,世人皆欲杀
肝硬化怎杀得死你?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
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从开元到天宝,从洛阳到咸阳
冠盖满途车骑的嚣闹
不及千年后你的一首
水晶绝句轻叩我额头
铛地一弹挑起的回音
一贬世上已经够落魄
再放夜郎毋乃太难堪
至今成谜是你的籍贯
陇西或山东,青莲乡或碎叶城
不如归去归哪个故乡?
凡你醉处,你说过,皆非他乡
失踪,是天才唯一的下场
身后事,究竟你遁向何处?
猿啼不住,杜二也苦劝你不住
一回头四窗下竟已白头
七仙,五友,都救不了你了
匡山给雾锁了,无路可入
仍炉火未纯青,就半粒丹砂
怎追蹑葛洪袖里的流霞?
 
樽中月影,或许那才你故乡
常得你一生痴痴地仰望?
而无论出门向西笑,向西哭
长安都早已陷落
这二十四万里的归程
也不必惊动大鹏了,也无须招鹤
只消把酒杯向半空一扔
便旋成一只霍霍的飞碟
诡绿的闪光愈转愈快
接你回传说里去

你或许不知道,余光中亦是一位有趣至极的老人,从他的诗句中可见一斑:

【与李白同游高速公路】

刚才在店里你应该少喝几杯 
进口的威士忌不比鲁酒 
太烈了,要怪那汪伦 
摆什么阔呢,尽叫胡姬 
一遍又一遍向杯里乱斟 
你应该听医生的劝告,别听汪伦 
肝硬化,昨天报上不是说 
已升级为第七号杀手了么 ? 
刚杀了一位武侠名家 
你一直说要求仙,求侠 
是昆仑太远了,就近向你的酒? 
去寻找邋遢侠和糊涂仙吗 ? 

—— 啊呀要小心,好险哪 
超这种货柜车可不是儿戏 
慢一点吧,慢一点,我求求你 
这几年交通意外的统计 
不下于安史之乱的伤亡 
这跑天下呀究竟不是天马 
跑高速公路也不是行空 
限速哪,我的谪仙,是九十公里 
你怎么开到一百四了 ? 
别再做游仙诗了,还不如 
去看张史匹堡的片子 

—— 咦,你听,好像不祥的警笛 
追上来了,就靠路旁吧 
跟我换一个位子,快,千万不能让 
交警抓到你醉眼驾驶 
血管里一大半流着酒精 
诗人的形象已经够坏了 
批评家和警察同样不留情 
身分证上,是可疑的“无业” 
别再提什么谪不谪仙 
何况你的驾照上星期 
早因为酒债给店里扣留了 
高力士和议员们全都得罪光啦 
贺知章又不在,看谁来保你? 

——六千块吗?算了我先垫 
等“行路难”和“蜀道难”的官司 
都打赢了之后,版税到手 
再还我好了:也真是不公平 
出版法那像交通规则 
天天这样严重地执行? 
要不是王维一早去参加 
辋川污染的座谈会 
我们原该 
搭他的老爷车回屏东去的

如今,巨匠已去,但他的诗文却仍饱含生命力。
只愿他的殷殷话语,能带你过尽千帆、
穿透迷雾,走进崭新的人生中。
也愿余光中先生的乡愁,
不再是我们这代人的乡愁。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