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泪流满面  

2016-02-23 19:26:12|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我不爱流泪,那时家住部队大院,淘气、贪玩,打群架,常常被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就是这样,我也绝不会掉半滴眼泪。
  1972年秋,我在重庆某军校学习。一天,学员队的指导员在会上宣布,今晚放映朝鲜影片《卖花姑娘》,每人至少准备两条小手帕。那天晚上,整个露天电影场哭声一片,此起彼伏。我没哭,假装抽泣,更不敢告诉同学们,怕他们说我没有阶级感情。
  不知怎么了,近些年泪水却多了起来。也许人老了容易怀旧,一怀旧就爱流泪。我怀念载着17岁的我奔向军旅生涯的那长长的军列;我怀念国防施工时用稻草搭建起来的营房;我怀念拉练途中那响彻山河的军歌;我怀念为保卫祖国的南疆而光荣牺牲的战友……往事如昨,历历在目,情到深处,泪洒衣襟。
  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我和一群退伍老兵回到了老部队,一别整整40年,日思夜想竟成现实。改革开放让湛江这座海滨城市早已变得繁花似锦。行走在喧嚣的大街小巷,远眺波光粼粼的大海,我已找不回老部队原来的模样,一片片规整的营区和一望无垠的金色稻浪也已被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所取代。谁会相信,上世纪70年代,我们就是在这儿围海造田、插秧割稻,每年为军队上交上亿斤的战备粮。十多岁的孩子,用青春和汗水浇灌着万亩稻田。
  好不容易找到了我们新兵入伍时的集结地——三多塘。这个不起眼的乡村就是我们人生的起点。我们在空旷的操场上寻觅集合出操时的声声军号,在斑驳的营房前回味戴上红领章时的喜悦之情。那一刻,情感的波涛在我胸中不停地翻滚,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合流是个镇,我的老部队曾驻扎在此。向门口哨兵说明来意后,部队的一位首长匆匆赶来,他攥着我的手久久不放,热情洋溢地对我们说:“欢迎老战友们回家。”霎时,老兵们的心头涌起了一股股暖意。现驻扎在此的是另一支部队,然而军人的心是相通的,不论你来自哪支部队,一见面就会亲如兄弟。
  年轻的战士们正在训练场上龙腾虎跃,这位首长微笑着对我们说:你们当年为军队生产战备粮而吃苦耐劳的精神令我们钦佩,老部队战争年代浴血奋战的辉煌历史许多战士也是耳熟能详。当晚部队安排了一场联欢会,战士们又是唱又是跳,精彩的节目一个接一个。两个战士还把我硬拽上去合唱了一首《小白杨》。他们搂着我的肩膀可劲地唱,我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汗味,当年我在连队和战友们身上散发出的不就是这种味道吗?兵味,久违的兵味!心头一阵激动,一把将两个战士搂得更紧。“小白杨,小白杨,同我一起守边防,一起守边防……”我像个孩子似地笑着,唱着,泪水不听使唤地又一次奔涌而出。  
  回穗后,我给这位首长寄去了一封感谢信。那天傍晚,我接到了他打来的电话。他说,老战友,你的信我读了不下10遍,读一遍就被感动一遍,这就是割舍不断的战友情啊。这封信我要永远珍藏。接着他动情地朗读起那封感谢信。他在电话那头一字一句地念着,我在电话这头“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40年后重回军营,我的心像大海一样奔腾不息,湛江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棵树、每一株草都会让我觉得格外亲切与温馨,都会撩拨起我内心深处的思念之情,都会让我一次次激动得泪流满面。重回军营,让我看到了新一代军人正在成长,老兵们的光荣传统在他们的血脉中永不衰竭地流淌;重回军营,让我感受到新老军人之间的战友情从来就没有中断,势必在火热的军营里代代相传。年轻的战友啊,我真想再穿一回军装,重新归队,与你们一起:齐—步—走!(袁卫东)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