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火水灯  

2015-06-22 18:11:59|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煤油灯,在我们乡下叫“火水灯”,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是家庭的照明工具,墟里的日用杂货店、农村的小卖部都有售卖。
  煤油灯用棉绳做灯芯,灯头通常以铜制成,灯座和挡风用的弧形灯筒则用玻璃制成,灯头四周有多个爪子,旁边有个可控制棉绳拧上拧下的小齿轮。棉绳的下端伸到灯座内,灯头有螺丝与灯座相配合,而灯座内注满煤油,棉绳便把煤油吸到绳头上。只要点着绳头,煤油灯燃着了,罩上灯筒就可以照明了。
  每到傍晚入黑,一盏盏闪烁着橘红的煤油灯光,照亮了墟里一个个家庭。一点点的灯光又从没有关门的人家透出来,一丝丝光芒照射到街上。煤油灯分长灯筒和短灯筒,大煤油灯用长灯筒,小煤油灯用短灯筒,灯筒是用来保护灯火不被风吹熄,带着灯火走动也不易翻灭。到了夜深人静时,煤油灯一盏接一盏熄了,家家户户都没有了灯光,只有沿街上挂着另一种暗淡的煤油路灯。这种路灯是墟里有专人挂上去和取下来的,从入黑的傍晚就挂上去,一直到第二天凌晨才取下来。那时,煤油烧得差不多了,灯光也快熄了。
  我家平时使用两三盏煤油灯,有固定的,有流动的,吐着火苗的煤油灯让家里满溢着光亮。煤油灯最主要的是灯芯,我们一家人围着煤油灯吃饭时,想要光亮一点,把灯芯拧得越高火苗越旺,在润透煤油灯芯拧高的一刻,好像还听见灯芯吮吸煤油“滋滋”的微响,闻到一阵煤油气味飘过来。
  放置在高处固定的煤油灯和流动的煤油灯在地上倒映着我的影子,有时被风一吹,火苗闪闪忽忽,影子也在屋里轻轻摇晃。在斑驳的屋墙上,我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还晃动着,我走影子也走,来来去去,有灯的地方,影子一路伴随。
  有几次,煤油灯虽然罩上了灯筒,还是被突然吹来的一阵风吹熄了。霎时,屋里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只好一脚一步摸索着走,到台上摸着找火柴再点上煤油灯。有时,煤油灯没罩上灯筒,只得一手拿着煤油灯,一手遮着火焰。煤油灯用的时间久了,灯筒上端被熏黑,就要把灯筒拿下来,用软布伸进筒内把灯筒擦亮。
  在许多个夜静的晚上,煤油灯连眼都不眨地无声地燃烧着,把屋里照得光亮。我在老朋友一样的煤油灯下,翻开散发着世上最好闻的油墨清香的书本,一篇篇翻阅,或者在作业本上调遣汉字,快乐极了。
  每次睡觉前,在床头向煤油灯吹去,火苗一闪一闪的,软软地扭了几下腰,摇摇欲坠,只好再鼓足一口气才把它吹灭。有多少个夜晚,左邻右舍的人家早已进入了甜甜的梦乡,当我睁开矇眬的睡眼,看到父亲还在作坊工作的亮晃晃灯光,母亲仍在灯下给我们缝缝补补。此时,煤油灯的光把母亲的影子投影在墙上,虚幻而高大。看着这灯光,是那么亲切,那么温暖。不知不觉,我又入睡了,但不知父亲什么时候才把灯光熄掉,也不知母亲什么时候才停止劳作上床睡觉?
  煤油灯虽然已经离开了我的生活,但我仍怀念它,如豆的灯光摇曳恍如梦境,留在记忆里,照着每一个不眠的夜晚……(陈雄昌)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