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虎父犬子  

2015-05-06 19:27:39|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代大诗人龚自珍是个顽主,他喜欢赌博,贪恋美色,他与宗人府主事、贝勒奕绘的侧室顾太清暗度陈仓,弄出轰动一时的“丁香花公案”。这桩公案有几个不同的版本。其中,《孽海花闲话》的作者冒鹤亭言之凿凿,指证绿帽子先生奕绘用鸩酒暗害了龚自珍的性命,最为惨烈。1936年,清史专家孟森撰《丁香花公案》一文,考证出己亥年(1839年)奕绘已死,地下枯骨岂能寻仇?这样一来,冒鹤亭的断言就不攻自破。但龚自珍在江苏丹阳为何暴亡,始终是个未解之谜。
  龚自珍的长子龚橙也是个顽主,他聪明好学,天资过人,遍览宝艺阁藏书,兼通满文、蒙文和唐古忒文。龚自珍死后,龚橙还学会了英语、法语,在英国公使威妥玛的门下讨过几年生活。后来,他混在上海,境况不佳,一度靠变卖家藏字画为生。龚橙没能继承到父亲的天才,却遗传了父亲的臭脾气。论恃才傲物,龚橙不遑多让,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龚自珍目中无父,还只是背后嘀咕。龚橙目中无父,则比法官更严厉。
  据清代小说家褚人获的《坚瓠集》所载,元代名士陆居仁请人为朱熹雕像,置于案头,他读《论语》、《孟子》时,若认为朱熹的注解错误,就会敲击木雕,批评道:“朱熹误矣!”龚橙效仿陆居仁,有过之而无不及。某日,他忽发奇想,删改父亲的诗文,号称善本,卖到坊间赚钱。当年,还没有儿子继承父亲的著作权一说,他算是开窍开得早的。龚橙阅读父亲的诗文,必在身边摆放两件道具:一是龚自珍的木主(灵位牌),二是木方尺。如果他读到出乎意料的妙句,自愧不如,就会离开座位,礼拜一番,口中念念有词:“难为吾父,想得到,亦写得出,诚不愧为一代文豪!”礼拜完毕,他奋笔疾书,原文照录,加上圈点,连呼“妙哉”。若有一字一词不合己意,他就立刻搁笔,举起木方尺,击打灵位牌,厉声责备:“不通,不通,亏你写得出手!”于是信笔涂抹,随意修订。待龚橙将龚自珍的诗文通改完毕,灵位牌已被他敲烂。有趣的是,尽管龚橙将这个通改本视为国内最具权威性的《龚自珍全集》善本,却没有任何一位书商肯出资承印,他的工夫到底还是白费了。
  在长篇小说《孽海花》第三回中,落魄书生龚孝琪是个洋奴和汉奸坯子。在他的心目中,父亲龚定庵是个“盗窃虚名的大人物”,“他的香火子孙遍地皆是,捧着他的热屁当香,学着他的丑态算媚”,他痛恨父亲从前改他的文章,打他的屁股,所以要报宿仇,故意将他的诗文集篡改得面目全非。瞎子也看得出,这个小说人物龚孝琪是作者曾朴以龚橙为原型塑造的,严格地说,还算不上塑造,纯粹是依葫芦画瓢。
  龚橙别号“半伦”,意思是:他已五伦(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皆虚,但仍留恋一个小妾,仅剩“半伦”。龚自珍堪称爱国者,这应该没有什么疑义,龚橙却毫无爱国之心。据《孽海花闲话》记载:英国公使威妥玛与恭亲王奕訢在礼部大堂议和,“龚橙亦列席,百般刁难,恭王大不堪,曰:‘龚橙世受国恩,奈何为虎象翼耶?’龚橙厉声说:‘吾父不得官翰林,吾贫至糊口于外人,吾家何受恩之有?’恭王瞠目望天,不能语”。龚橙否认自己“世受国恩”,不算有错,但他以父亲未曾点过翰林、自己要给洋人打工度日为口实,就显得驴唇不对马嘴。假若龚自珍高寿,听闻此言,很可能当场羞死和愧死。
  “虽然大器晚年成,卓荦全凭弱冠争。多识前言蓄其德,莫抛心力贸才名。”龚自珍作《示儿诗》,劝告两个儿子:年轻时要努力打拼,才可望大器晚成,积累高尚的品德是当务之急,千万不要浪费心力去追求才子的虚名。有道是,言传不如身教。龚自珍的这首诗算是白写了,他是一位绝对成功的诗人,却是一位彻底失败的父亲。他要的,不是造物主肯给的;他得的,却不是自己想要的。他死于知命之年,仅够中寿,是不幸,也是万幸。(王开林)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