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豆腐  

2015-05-02 17:50:17|  分类: 饮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旋前磨上流琼液,煮月档中滚雪花”琼浆与雪花,雅致诱人,别想歪,讲的是豆腐。北方把豆腐又叫雪花菜,大抵由此而来。肥沃的黑土,丰满滚圆的大豆,因着天时地利,北方吃豆腐的历史悠久,不过辽西豆腐又别具一格。
  通常吃豆腐是用碗盛,用勺舀着喝,那被辽西人轻慢的称为吃懒豆腐。对于土生土长的辽西人,吃豆腐要吃出宴席的尊贵,要吃万般皆下品、唯有豆腐高的境界。
  出师有名,辽西的豆腐有名目才出场。或宴客,或年节。宴客分两种,一种是尊贵的客人,一种是上门的准女婿。
  小小的磨坊安坐在院落的一隅,客人来了,提前泡好豆子,驴子已经牵到石质的磨旁,蒙上眼睛,套好绳套,还要在嘴巴上戴口罩,豆子一勺勺的填到磨眼里去,驴子就这样在黑暗中围着磨盘一圈又一圈,豆子的香也在驴子的揣摩中渐浓,而此时便是旋前磨上流琼浆,磨底下一只水桶,那琼浆像一条瘦溪,沿石磨而下流至桶中。堂屋厨房的锅早已洗好,当新鲜的还带着雪白豆沫的浆子被倒进大锅时,熊熊的火烧起来,在玉米秸和豆香味中我就在厨房徘徊,当然名为学艺,实为豆皮,父亲揭开热气蒸腾的大锅,他要用卤水点豆腐时,豆浆是不能太热的,因此当他用筷子挑起一缕豆皮故意大声问“谁吃豆皮?”我总是能第一个冲上去,举起右手喊道“我!”父亲把豆皮撂在我碗里,然后给我倒一点酱油。每次我都想详细品一下豆皮的美味,无奈豆皮那么滑,小孩子对吃食总是有无尽的渴望,豆皮一下就溜进了嗓子眼。我端着空碗站在锅台旁,父亲一边观察豆浆的温度,一边孔乙己护茴香豆一样警惕地看我一眼,似自言自语,又似对我说,“不能揭豆皮了,再揭豆腐就没味了。”
  我放下碗,抹把鼻涕嘿嘿乐,心思马上进入对豆腐的期盼。
  辽西豆腐不用碗盛,用笊篱,笊篱是什么呢,它是东北的红高粱成熟后,在秸秆还没干透的时候抽取顶部高粱穗下30~40cm的地方,俗称浆杆,20到30枝浆杆用粗线绳穿在一起弯制而成,当一勺热乎乎的卤水豆腐端上来,要首先放在笊篱上,带着秸秆香的笊篱坐在一个大盆子上,这样豆腐析出的多余的汁就通过笊篱的缝渗到了盆子里。因此吃辽西豆腐必须掌握一样绝活,那就是用筷子把柔软的豆腐夹到自己的碟子里去,听上去有点像桌子立鸡蛋一样难,可是本土的辽西人,无论大人小孩,这是必会的技巧。这对新进门的姑爷子尤其是个考验。
  记得大姐夫头一次进我家门,他为了让我在他的小碟旁边藏一个小羹匙舀笊篱上的豆腐,就曾贿赂我5元钱,当然长大后我明白其实老爸早就看见那个小羹匙了,只装不知而已。
  豆腐无奇,可是做的隆重,便可登大雅之堂,就如每一个平凡的日子,我们用心对待的时候,便有我们自己的不平凡。(陈柏清)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