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关于信的故事  

2015-03-15 20:15:51|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徽是唐朝的一名官员,进士出身,先是在地方上任职,后因被上司看中,被选拔进入朝廷为官,因办事有条有理、举措得当,深得唐宪宗的欣赏,被宪宗称为忠厚长者。长庆元年(821),他升任礼部侍郎,专门负责科举考试。礼部侍郎虽然只是礼部副长官,但因负责科举考试等诸多事宜,所以权力很大,是个肥得流油的位置,也因而,许多人便拼命巴结、讨好钱徽,想走他的门路牟取私利,但都被钱徽顶了回去。
  杨凭是前刑部侍郎,他喜欢书画古董,家里收藏了不少古董字画。有一年,他的儿子杨浑之准备考进士,为了保证考试成功,杨凭便四处托人找门路说情,最终托到了宰相段文昌那里,他将一批极珍贵的字画送给了段文昌。段文昌也喜欢古玩字画,所以,收到杨凭送来的古董后特别高兴,便给钱徽写信推荐杨浑之,还亲自跑到钱家为杨浑之说情,让钱徽在录取时关照杨浑之;可钱徽不为所动、不买宰相的账,表示自己不会因为照顾私情而出卖公义,段文昌碰了一鼻子灰,因此对钱徽怀恨在心。
  李绅(就是写出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那个著名诗人)时任翰林学士。他与一个叫周汉宾的考生交情很深,希望能够让周汉宾考中进士,便也想走钱徽的门路,给钱徽写了封信,请给予关照,同样被钱徽拒绝了,因此也对钱徽耿耿于怀。
  因为钱徽的正直公道、不徇私情,放榜的时候,杨浑之和周汉宾都没有中选。因不徇宰相段文昌私情取士,使段文昌极为愤怒,便上奏说钱徽选取的进士都是学识浅薄的官宦子弟,以“取士以私”弹劾钱徽;李绅也趁机发难,也站出来弹劾钱徽。当时,赏识钱徽的宪宗皇帝已死,在位的是平庸的唐穆宗李恒。穆宗偏听偏信,在朝会时对大臣们说:“今年,礼部的考试很不公正,所录取的进士都是朝廷公卿大臣的子弟,没有才能,靠行贿和托人情才考中的。”李绅等人便随声附和道:“确实如此!”穆宗便下诏将钱徽贬为江州刺史。
  钱徽被贬之事传开后,一些正直的大臣都为钱徽抱不平,纷纷聚集到钱徽家来安慰他、替他想办法。段文昌和李绅曾写信给钱徽请求照顾的事,大家都知道,所以,众人便给钱徽出主意,让他把段文昌和李绅写给他的书信呈给皇上,皇上看后自然会明白事情的原委,这样他就可以洗清冤屈、不会被贬出朝廷了。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只要钱徽把两人的信送到皇帝那里,皇帝就会立即明白事情的真相,并会继续将钱徽留在朝廷,而且会更加信任他,并会对段文昌和李绅的行为给予痛斥——然而,当人们把这个主意说给钱徽的时候,钱徽却表示说:“不能这样做,我只求无愧于心,得和失是一样的。做人要修身养性谨慎行事,怎么可以拿私人书信去为自己作证呢?”意思是说:做人应该坦坦荡荡,他们二人给我的请托信,属于私人信件,私人信件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将两人之间的私人信件公布出去作为证据,虽然能够达到目的,但那是不道德的,我决不能那么做!说罢,钱徽便把段文昌和李绅给他的信拿出来,当众烧掉了。
  笔者在《厚德录》中也读到了一个关于烧信的故事:有一个叫李京的人,是宋代庆历年间的小官,他与皇帝的侍从吴鼎臣是通家之好。有一回,李京给吴鼎臣写了一封信,目的是向吴鼎臣推荐自己的一个朋友,请求吴鼎臣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以便使朋友能出人头地。本来,这只是好朋友之间的一种互相帮助,吴鼎臣也曾给李京写过类似求推荐的信,作为吴鼎臣来说,如果想帮就帮一把,不想帮就算了。然而,这个吴鼎臣出于邀功买好的目的,竟然将李京的这封信举报到了朝廷,以致龙颜大怒,李京因此获罪,被贬到偏僻地方去了。
  临行前,李京的妻子来到吴鼎臣家,要拜见一下吴鼎臣的妻子,目的是与她告别。但吴鼎臣的妻子内心惭愧,所以不好意思出来见李京的妻子。李京的妻子在大厅中等了许久也没见吴鼎臣的妻子出来,就对吴家的仆人说:“我来此的目的,既是为了两家往来很久,告别告别,也是为了你们家的男主人还有几封信是求我丈夫办私事的,恐怕你们家以后会一直担着心……”说着,便向仆人要了火种,从怀里把那几封信拿出来烧掉了,然后就走了。
  钱徽宁愿自己受委屈被贬出京城,也不肯将私人信件拿出来为自己洗脱罪名;同样,李京也是宁愿被贬出京城,也不肯将吴鼎臣的信件交上去进行报复。他们二人的这种选择,不是迂腐,而是在坚守一种道义。将两人之间的私人信件呈递上去,可以洗脱自己的罪名,可以反咬一口令对方也被治罪,但这种行为同时也突破了道德界限。在“交出私信”和“坚守道德”之间,两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因为在他们看来,人的道德操守是无价的,值得自己以蒙受冤屈的代价去维护。联想到我们国家在非常历史时期,有些人将两人私下里的通信拿出来交给组织,以此来证明对方的“反动”、向组织表达中心,这些告密者与钱徽、李京相比,形象之渺小与高大是多么明显啊!(唐宝民)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