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唐大禧说红线女  

2015-03-10 17:31:14|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算来,与红姐的“相识”有一个甲子之多了。
  上世纪50年代的香港是粤剧的天下。那时,我在香港读中学,14岁的少年,穿着白衬衣蓝西裤白胶鞋的朴素校服,清早提着藤笈书包,沿着陡峭的斜路,上到半山,走在柏油大马路上,这时车流稀疏,边走心里边盘算这天的功课和揣摩着陌生的英文发音,经过一间货品齐全的“士多”店,店里新接装的全天连续播音的《丽的呼声》尽情地播送节目,战后的香港人,在打造享受太平的“不夜天”繁华梦。一阵沙哑坚实的“乞儿喉”和音频极高的粤曲唱腔,把我的思路打断,我意识到这是红线女的粤剧戏段,那时的香港街坊邻里,包括我的母亲,都是粤曲迷。我就这样 “知道”了红线女,她是位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前面已是学校了,我加快脚步。
  十年过去,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变。60年代初,我成为一位美术工作者并调入广州雕塑工作室,隶属市文化局。其间,听说红线女从香港回来广州,后来也调到文化系统工作,我们便成了“同事”。从那时起,系统开大会都或可遇见红线女。记得第一次看到下妆的红线女印象很深,她皮肤白皙,笑容谦恭,语速略慢,大会发言容易动情,时常以唱代言,这时全场喝彩。之前对她的印象都来自于戏曲或电影海报,生活中的红线女多了一份朴素与真情的亲切感,我觉得她的样子堪称“漂亮的广东人”,更确切地说,应是“广府人的靓女”,举手投足间,透着浓浓的南方韵味。
  当时我还特意写了一封信寄给香港的母亲,告诉她,“我现在和红线女在一个系统工作,还常常见面”。母亲回信大赞,在她看来,与红线女一起工作算是儿子工作有成就的一个标杆吧,望我会有“色水”有“架势”的一天。
  60年代,我观看了红线女的几个演出,《搜书院》很有南国风情和戏剧性;《关汉卿》则是感人肺腑;《昭君出塞》与《卖荔枝》等曲目是红腔的极具发挥的佳作,令人赞叹不已。
  随后逐渐对她熟悉了,我也跟随大家改称她红姐。
  唯一遗憾的是,我与红姐多年的邻里关系,因没有人给我们做过正式的介绍,开会见面都以微笑、点头开始并结束,没有深谈。按理说,我作为晚辈,又是男士,应该主动找话题跟她熟络起来,可总有点“隔行”的感觉,找不到彼此投契的话题,现在想想,还是我的性格太过内向所致吧!
  直到她去世的前两年,我们一起去市文联开会,被安排坐在一起,我把刚完成的《孙中山》作品图片送到她手中,请她指教,才取得交往的突破。红姐是个热情、认真的人,第二天,她便写了一封表达对作品看法和感想的信,并派人将信送到我手中。至此,多年见面点头微笑的交情终于向前迈进了一步。
  从那个时候起,我愈加感觉到她为人热情、亲切的一面。有时,在千人的大宴会上,她会走过来跟我握手,弄得全场目光都聚焦到我身上,让我这个“木讷老头”真有些不适应。再后来,红姐主动发出邀请,要请我同家人一起吃饭,我觉得该我先主动请她才是,殊不知在双方谦让过程中,生命却在悄悄地流失……
  红姐的离开让我感觉到很突然,也再次告诉我:人生无常,应该珍惜每一次相聚。我带着遗憾的心情去参加她的追悼会,在留言簿上写下了“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挽辞。
  然而,与她终有一份未了之缘。红艺中心人员的引荐下,红姐的家属找到我为她塑墓前立像,我欣然答应。此后三个月的时间,我在她众多的角色扮相资料中慢慢找到了红姐的真性情,再用手里的泥巴一点一点雕琢出红姐的音容笑貌。像成之日,我心情从黯然转豁达,终于似是燕子归来了,有一点似曾相识,归来的感觉出现了。也许这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点事情了,红姐的微笑展现了,她满意吗?(唐大禧、刘艳) 
唐大禧说红线女 - 大宋 - 大宋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