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韩文公祠  

2015-11-25 20:12:54|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文公祠,坐落于潮州城内的韩山,面对烟波浩渺的韩江。韩山,韩江,原本都另有其名,分别叫做笔架山和鳄溪,因为韩愈曾在此为官,一片江山尽姓韩。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当韩愈因谏迎佛骨而得罪了唐宪宗,被从长安贬至遥远蛮荒的潮州时,他的心情一定是十分晦暗的。所以在路过蓝关时,他写下这首给侄儿韩湘的诗。在诗的末尾,他甚至做了客死异乡的思想准备,嘱咐侄儿,“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经武关,遇到另一拨也是遭流放的罪人,韩愈又有一诗:“嗟尔戎人莫惨然,湖南地近保生全。我今罪重无归望,直去长安路八千。”虽有宽慰别人之意,却是把自己境遇看作比流配的戎人还不如了。
  走出五千多里了,到了韶州的临泷,他还未从失落中缓过劲来:“不觉离家已五千,仍将衰病入泷船。潮阳未到吾能说,海气昏昏水拍天。”
  信而见疑,忠而遭贬,心有怨尤,人之常情。
  这时的韩愈,一定想不到在濒临南海的潮州,在瘴雾昏昏的潮州,有什么样的事业在等着他,他将在此开创怎样的辉煌。
  韩文公祠始建于北宋咸平二年(公元999年),初在金山南麓,为夫子庙的配殿之一。元祐五年(公元1090年)迁至城南一带,苏轼亲为撰写碑记。南宋淳熙十六年(公元1189年)再次迁址至此。经1984年重修,占地面积和整体规模都大为增加,气象雄伟,古木葱茏。
  韩公在潮,只八个月,数其德政,仅有四事:驱鳄,释奴,兴农,办学。然而就是这四件事,件件抓到了点子上,除弊兴利,成果斐然。尤其是延师办学一事,写下过《师说》、《进学解》的韩愈,太知道教育对于造就人才和移风易俗的重要了,在财政困难的情况下,他硬是拿出自己数月的俸禄作为办学经费,并大胆启用出身贫寒却德才兼备的潮州士子赵德主持此事,遂为潮州开启文脉。不久之后的北宋初年,潮州便已人才辈出,赢得了“海滨邹鲁”的美誉。
  正殿内,祭台后面,供有韩愈坐像。像有两米多高,韩公紫袍乌冠,左手握书,右手抚膝,面容祥和而庄严。坐像正上方,有当代大科学家、曾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周培源先生所题“百代文宗”金匾,我想这是先生的心声了,也代表着中国知识分子的心声。
  与韩愈同时代的诗文大家柳宗元,为韩文公祠亲撰碑文的旷世才子苏东坡,他们也都曾屡遭贬谪,远赴蛮荒,又都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坚毅人格和心系黎民的情怀,为当地人民做好事、办实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柳州有柳公祠,惠州、儋州有苏公祠,杭州西湖则有著名的苏堤。与他们同时代的皇帝、高官,名字尚有谁记得?
  至于那些阿谀奉迎而赢得上位的宵小,贪墨起家而显赫一时的污吏(两者不全是一回事,但也常高度重合),则有的早早地落了现世报,有的在身后遭起底,骂名迄今,殃及子孙。史上秦桧、严嵩、魏忠贤辈,仕途辉煌又如何,富可敌国又如何,到头来不过一枕黄粱,名字却永远留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说到底,只有那些心怀天下、情系人民的人,只有那些凭了自己的才华和能力,运用手中或大或小的权力为人民谋福利的人,人民才会认可他,敬仰他,怀念他。
  就像韩愈,和这座韩文公祠。(何亮)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