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南瓜  

2014-09-07 17:23:00|  分类: 饮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光无限好,瓜是老来红——说的应是南瓜了。中午饭桌上就有一盘南瓜炒辣椒,红的辣椒丝,黄的南瓜肉,青的南瓜皮,好看极了。我尝了尝,还真是不错,有点辣,有点面,还有点甜。不觉中竟吃了有半盘,还有种意犹未尽之感。
  过后便有些奇怪,这南瓜是越来越受人重视了,小时候,谁拿南瓜当菜吃呀?也就是做饭而已。可是如今,饭馆里有蒸南瓜,还有南瓜饼,普普通通的南瓜更是得到了越来越多保健养生专家的青睐。
  其实种南瓜非常简单,不必搭架子,爬在草垛上,攀在厨房上猪圈上就可以,或干脆游龙一般长在乱草丛中,废墟之中,一样长得泼皮而快乐。墨绿的阔大叶片,撒着白霜,开满橘黄的花儿,把个草垛、土墙、荒草丛、碎砖堆装扮得鲜亮而艳丽。
  小时候,我们常去掐南瓜花,随手从厨房上草垛上掐一两朵,喂蝈蝈。只掐公花,母花留着,母花后面都有个小瓜纽,不会认错的。南瓜花开起来明艳辉煌,骄傲地挺着脑袋,吸引着蜂与蝶。但蜜蜂的授粉对于结南瓜不一定起作用,于是我们总要学着大人们,掐了公花,插到母花上,让它们隆重地授粉,一心一意地长出喜人的大南瓜。不久之后,花蔫了,萎了,干了,却不会凋落,依然执拗地长在小小的南瓜上面,就跟小婴儿的脐带一般,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这时候的小南瓜真的和婴儿一样可爱啊。
  现在我有时还能想起儿时掐南瓜花高高兴兴的样子,踏着清晨的露珠,唱着喜欢的歌儿,在那光鲜艳丽的南瓜花上面,是我一张比花还要灿烂的笑脸。我小心地将摘下的一朵朵公花送到母花的花心里。花儿和我一般张着嘴巴,也许比我还开心。做完这些,我的鞋和裤管早被露水打湿了,但我不在乎,我喜欢干这活儿,我喜欢这种快乐的劳动,这种可以看得见过程的充满希望的劳动。
  南瓜性子泼辣,炎夏天气,瓜蔓爬上了青灰的瓦片,须在刚结下的南瓜下铺上稻草,不然就让晒得滚烫的瓦片烤死了。饶是如此,大太阳一晒,叶片仍会耷拉下来,萎靡不振的样子。一到黄昏,太阳甫落,那硕大的南瓜叶才又精神抖擞起来,恢复了元气。这时我会怜惜地浇上一大盆水,仿佛能听到瓜蔓咕嘟咕嘟喝水的声音,墨绿的叶与藤在晚风中轻轻招摇,似乎也懂得感恩。
  看着一只只大大小小的南瓜懒懒地趴在厨房上,悬在草垛上,躲在荒草中,老僧入定的样子,我心头总是贮满了欢悦。我会急不可耐地去抚摸它,不敢摘,只用指甲掐上几下,若是还冒水,必是尚未成熟,看那瓜上冒出的青嫩的汁液,总有些后悔,想着瓜儿也会疼吧?便无比怜惜地用泥巴给它抹上——怕它受伤,盼着它快点成熟。
  某一天早晨,我懒懒地不想起床,父亲就会站在我床前,问:想不想吃南瓜?我无限惊喜地问:南瓜能吃了?父亲神秘地眨眨眼:当然,可好吃呢。父亲便带我到草垛后面,嗬,这里什么时候长了一只大南瓜?足有锅盖那么大。老绿之中已经泛黑。一掐,果然只有不多的汁水。下午,厨房内便升腾起南瓜特有的清香,盛来一碗,金黄金黄的,那滋味别提有多美,粉嘟嘟的,甜丝丝的,太好吃了,不用说我美美地饱餐了一顿。
  后来慢慢地南瓜就长老了,变红了,上面敷了一层厚厚的粉,很是抓人眼球。那些日子我是饱吃了不少南瓜的,总也吃不够似的,于是饭锅里煮,下午清闲没事或是馋了,又蒸了吃。后来还学着做南瓜饼,将南瓜炖熟后拌上糯米粉,做成一个个的小圆饼,在油锅里炸,炸得扑鼻子香,吃到嘴里,清醇可口,绵甜爽滑,甘美芬芳,余味悠长,好得没法说。
  南瓜籽也是好东西,晒干,炒了,晚上看露天电影,边欣赏精彩的情节,边漫不经心地咀嚼喷香的南瓜籽,那样的赏心乐事,实在让人流连。
  过了霜降,南瓜长成老红色,母亲便将它们全部收下来,晒在窗台上,堆在厨房里,或是送人,或是存起来,留着慢慢吃,直到春节也不坏。(朱秀坤)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