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虫声  

2014-09-18 20:27:12|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喓喓、嘁嘁、嗤嗤、啨啨……”
  之忍、之迂、之邈、之幽、之邃……
  当然,要听到这些声音,得心底的褶皱和纹理、耳根的敏细和聪慧都发挥得极好才行的。“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就是此意。不仅如此,秋雨绵延,月冷雾白,“声声移近卧床前”更有无上的凄美:“唧——唧唧”,分明是“盼——盼啊”——仰头看天,雁阵掠过银盘,惊鸿而去;俯首看地,那草虫怯怯私语。大雁知道南飞,蟋蟀知道归家,可我的良人,你在哪里?
  依着我的看法,这绝没有“为赋新词强说愁”之嫌,不光没有,还添情趣,有别样的味道了。譬如有回登泰山,连续两日碰巧日出那会儿都起雾,孩子想再住一晚,说也许明早就能了。我也想着,不差这一天两天,多待机会就多,遂找了家宾馆继续住下。四点来钟醒来,拉开窗,望出去天地都陷在蒙蒙白里。一刻钟上下,眼前浮现一块巨石,有个女人站上去,挪来挪去的,伴着陕北小曲儿。先是《走西口》,后是《圪梁梁》,情歌民唱,听着挺美的。我觉得这相遇实属不易,不易里又唱得这么好,躺着听未免不太诚心,于是披衣起来,跨出宾馆悄悄坐去离她不远的另一块石上。
  三首曲子过后,她的声音弱了,调儿也明显地不那么连贯了,最后竟哽咽下去。一旁又上去三个女的,关切地问,她说听到草丛里的油葫芦金铃子叫,就想起一年前远去海地维和的丈夫了……那个秋天,也是这样的夜晚,走的时候虫子唧呀唧呀也是叫个不停的……三个女子拉着她,先叹息了一番,接着开始讲海地。不过在每个人的讲述中,海地变美了,不危险了,而且是旅游胜地,其中一个还把太子港描述得非常美好,宛如藏人眼里的香巴拉。
  我觉得,这些宽慰对小媳妇来说,肯定多少有些水分,太子港也肯定有不少危险,但她肯定也知道必得靠精神上的某个长度来支撑,权当是给自己一个希望,以此代替无望的等待。于是我跟上去,夸她的歌唱得好,不比王二妮差,能上电视,又拿双手比划一个长度,说等你丈夫的立功证存到这么多了,他就回来了,过幸福的日子。
  到底是年轻人,不一样的,她竟化涕为笑高兴起来。众人又给她鼓掌,小媳妇也是有修养的人,张口又唱:“上河里的鸭子下河里的鹅,一对对毛眼眼照哥哥……双扇扇的门单扇扇开,叫一声哥哥你快回来……”直至唱出来一轮饱满的红日。
  此情,更与何人说? 
  叶圣陶先生说,虫声会引起戍边将士的伤感、独客的微喟、思妇的低泣,是无上的美的境界,是文学里的抒情美。的确是这样。特定的情景里,情真所至,才有别样的大美。(丁兆如)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