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叹早茶  

2014-09-10 10:24:29|  分类: 饮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人有饮茶的习惯。若说到茶楼饮茶,便意味着吃点心。过去,如果光喝茶,这叫“净饮”。净饮“双计”,是要多收一倍的茶费的。广州人又说叹早茶,也不等于吃早餐。吃早餐只为填充肚子,而人们着眼点则在于“叹”。叹者,长长地舒一口气之谓也,悠悠然淡定享受生活之谓也。当然,也有人利用饮早茶的时机,商谈工作,这便不属“叹”的范围。
  过去,我也常跟大人们饮早茶,首先享受到的是洗涤茶具时心境的愉悦。甫坐下,男性“企堂”即大堂服务员,便端来食具,包括茶盅、碗筷、茶杯,以及一个陶制的小水缸。我们点了茶,“企堂”便带来铜制的大水壺,高高提起,那滾烫的开水,形成长长的弧线,注入茶盅,滴水不漏。这时候,我们便拿起茶杯,斜靠在盛了开水的小水缸上,用两指捏着杯口,飞快地转动;又转过来把杯口泡在开水里,再转动一番。这洗涤的手法愈熟练,愈说明我们是茶楼的常客,便也愈有洋洋自得之感。于是茶还未饮,心先酣暢。此乃一“叹”也。
  人们惯说饮早茶为“一盅两件”。盅,指的是茶盅;两件,指吃两件点心。多乎哉?不多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点心由女服务员推着小车叫卖。她一边走,一边喊:“叉烧包!莲蓉包!”或者喊:“虾饺排骨烧卖!”在茶楼大堂嗡嗡然哄哄然的一片男低音的烘托下,那银铃般的叫卖声,婉转清脆,此起彼伏。茶客听來悦耳舒服,此亦饮早茶之一“叹”也。
  广州点心样式精致繁多,如果一家大小,点了大批点心,看着孩子们狼咽虎吞,共享天伦之趣,那当然是一种“叹”法。不过,广州人饮早茶最典型的“叹”,确只是“一盅两件”而已。吃不在多,舒暢则行!有时两三亲朋,围着茶桌,说说往事,聊聊新闻。坐了个把时辰,大家说声“喺咁先(先这样吧)!”然后买菜的买菜,回家的回家,各适其适,这也是一种“叹”法。
  有时独自一人,占着一桌,拣件点心,接着打开当日报纸,架起二郎腿,随意批阅,此一“叹”也。若食客渐多,有人来“搭台”,虽互不相识,彼此点头致意。若对方也是独坐品茗,有意无意间搭上了腔,也会天南地北,东拉西扯。反正萍水相逢,互不负责,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当茶已喝足,顺手给老伴带个叉烧包,礼貌地和对方说声:“您慢慢食!”然后一扬手。在过去,“企堂”便会过来埋单,大声喊:“开嚟啦!揸住礼拜(五元七角)!”到收银处付过账,剔着牙,施施然走出茶楼,那“企堂”悠扬响亮的声音,依然在耳畔回响,便觉心滿意足。此早上的一“叹”,惬意之至也! 
  “饮茶粤海未能忘”,叹早茶,确是广州的一道风景。现在,一些细节或有改变,但人们享受生活,淡定地“叹”的本质,却始终如一。叹早茶者,多半是退休老人,老伴们共享二人世界,或是老友聚会。“一盅两件”,花费不多。据茶楼经营者说,早上茶市获利很微。不过,茶客盈门,既可方便市民,也可带旺饭市,一举而两得,正是广州商人的聪明处。(黄天骥)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