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春韭  

2014-04-20 19:03:20|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不大喜欢杜甫。老杜太忧国忧民,没有李白洒脱,他的诗像沉郁顿挫的呐喊,太沉重。唯有一句“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无比清新明丽,让人觉得他整个人一下子落到了凡间,有了烟火气。
  “夜雨剪春韭”,春天的味道呼之欲出。韭菜入了诗文,便也风雅了几分。《诗经》中有“献羔祭韭”一说。《山家清供》中记载,六朝的周颙终年常蔬食,文惠太子问其蔬食何味最胜?周颙赞曰:“春初早韭,秋末晚菘。”《本草纲目》也有“正月葱,二月韭”的记载。
  韭菜被称为“春季第一菜”,春天的第一剪春韭,其鲜无比。每年春天,母亲都在老屋小院的小菜园中种上一畦韭菜。春回日暖,韭菜渐渐长了起来。它整齐的叶子细长柔软,鲜嫩嫩,绿生生,一丛一丛的。一畦韭菜,是春季最生动的色彩,仿佛一首春天的小令,轻快活泼,让人心生欢喜。
  其实,春韭最有平民的本质,质朴清新,像水灵灵的农家阿妹。春天里初长成,出落得亭亭玉立,总要琢磨着许配个好人家吧。我记得春日里阳光和暖,母亲总要追着几只“咯咯”叫的母鸡,跟在它们身后,捡几个鸡蛋。鸡蛋还是温热的,同样质朴,厚道得如同邻家阿哥。母亲要做韭菜炒鸡蛋。韭菜鸡蛋,实在是天作之合。母亲把油锅放好,把鸡蛋放到油锅里,“滋啦啦”一阵,灿黄的鸡蛋煎好了。再放上点油,把韭菜放到锅里,翻炒几下,待到韭菜软了,把煎好的鸡蛋放进去,加入调料,鞭炮锣鼓,洞房花烛,一应俱全。出了锅,放到白瓷盘里,黄的鸡蛋,绿的韭菜,成就了一段好姻缘。味道那个鲜啊!还没吃,口水先下来一大串。
  母亲还喜欢做一种“韭菜合子”,是我们北方的一种面食。用韭菜鸡蛋做馅,韭菜是头剪春韭,把鸡蛋拌在里面。绿绿的韭菜上是莹莹点点的鸡蛋,分外好看。母亲把面擀成圆形皮,然后把馅放在皮中心,再取另一张皮覆盖于上合起来,将边缘捏好。之后,把捏好的韭菜合子放在平底铁锅里油煎得焦黄。这种韭菜合子金黄酥脆,韭香四溢。《随园食单》有记载:“韭白拌肉,加作料,面皮包之,入油灼之,面内加酥更妙。”我相信,母亲的“韭菜合子”比袁枚的还要好吃。
  我最难忘的,是一家人在春雨霏霏的日子里包饺子的情景。每到雨天,父母不用去干活了。母亲嫌我们姐妹闹腾,就让父亲去割上一刀春韭,包饺子吃。我想,父亲那时应该是有着“夜雨剪春韭”的随意和闲适,总是很高兴。一会儿工夫,父亲湿淋淋地把韭菜带回屋,一家人七手八脚忙起来,包韭菜鸡蛋馅的饺子。包饺子,煮饺子,吃饺子,一家人围在一起,过年一样热闹。
  关于春韭的记忆,美好温馨。那些美味的片段,诱饵一般,诱惑着我沿着记忆的墙根寻找。穿过岁月的篱墙,才发现,有些记忆,不管经了多少岁月沧桑,依旧在某一个角落里灿灿生辉。
  春来了,春韭滋长着我一茬一茬的乡愁。收拾行囊,赶紧回乡,还赶得上吃到第一剪鲜美的春韭。(马亚伟)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