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木棉花  

2014-04-15 21:34:16|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看来,木棉之花是世界上最有高度的花,是最阳刚最有分量最有韧性的花,是唯一让我仰望的花儿。
  与生而散漫的榕树相比,木棉的乔木身形愈显高大挺拔、刚直疏朗,其铮铮傲骨、顶天立地的姿态,凛凛然不可侵犯,颇具英雄壮士本色,氤氲霸王气象。难怪有诗云“浓须大面好英雄,壮气高冠何落落”。而绽放在秃枝寒树上的木棉之花,在遒劲的枝头,在料峭春寒中,在冷风烟雨里,肆意热烈,恢弘磅礴,红艳却不媚俗,有一种“舍我其谁”的王者风范,有一种“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潇洒气度,有一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坦荡胸怀,还有一种“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豪迈之情。论花况之盛,天下无花可企及,举世莫能与之比。就是砰然坠落,也要掷地有声,悠然躺下,“耿耿还留霸气”。其壮烈之美,非一般花言草语能形容。
  木棉之花,是激情的。在四季不分明的南方城市,只要看见生铁般的木棉枝干上,高高擎着簇簇如焰般的花儿时,就知道那是春天来了。“木棉灼灼耀阳春”,“几树半天红似染”,“花开红比朝霞鲜”,如霞如锦,如火如炬,赤瓣熊熊,大有“举火燎天”之势。宋代诗人杨万里说过:“却是南中春色别,满城都是木棉花。”木棉之花,点亮了春天里大半个南国江山,照亮了南方儿女的心。在情绪的低谷期,在灰阴的背景下,在乡间闹市里随兴游走,突然见到灿烂的木棉花开,内心的种种不快马上被抛到九霄云外。
  木棉之花,是温暖的。花开的声音虽听不见,但花落的声音却令人怦然心动。每年,站在木棉树下仰头拍照的我,常常会把脖子仰酸。看着或左或右或前或后跌落的花儿,总在想,春姑娘什么时候不经意地抛下一个“红绣球”砸在头上,那一定是缘分,是自然的恩赐,是要收藏的。花开时节的木棉树下,行色匆匆的行人中,总有人放慢脚步,翘首低头,在春意阑珊中有所等待,守株待花。偶有微风吹过,花朵“啪”一声坠地,便有老少妇孺欣欣然争拾。粤地民俗,为了祛湿,落花串成花环晒干,冲茶、煲汤、煮粥,暖在胃里,美在心上,其气腾腾,其乐融融。
  木棉之花,是友善的。在我眼里,好像鸟儿们都喜欢将木棉之花当做啜饮的酒杯,向春天干杯。高冠鸟也好、白头鹎也好、暗绿绣眼鸟也好、丝光椋鸟也好,甚至是小小的麻雀,都喜欢倾巢而出,呼朋邀友,都格外垂青木棉之花。鸟儿栖在高树上,浴在清新的晨雾或春天的阳光里,像我一样总有唱不完的歌。哆来咪,唧唧复啾啾,乐谱都写在错落有致充满韵律的木棉之花上。它们吸蜜,捉虫,嬉戏,恋爱,过着神仙般的生活。
  有一回在番禺沙湾古坝,在拍摄那棵闻名遐迩年近二百岁的木棉时,见杯状的木棉之花里静静地睡着一泓净水,就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啜了一小口,居然是蜜糖水的甜,立刻招朋唤友品尝,大家都抿着嘴啧啧称赞。难怪木棉树上的鸟儿们总是雀跃欢歌。(邓伟强)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