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吃食堂  

2013-09-01 16:32:35|  分类: 饮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食堂的美食,贮藏在一个人味蕾的深处,那些味道,想起来像牛一样反刍。

  那些年,食堂是大众美食的集散地,大铁锅蒸出来的饭,色泽晶莹,果粒饱满,香味扑鼻。食堂的菜,经过大铲勺的翻炒,浓油赤酱,被静谧地摆放在一溜油渍斑驳长条桌上的几只大铝盆里,散发袅袅热气。

  学校或单位食堂,实惠且便宜。菜谱写在小黑板上,几行目录,提纲挈领,“星期一,红烧大排、丝瓜炒蛋、海带虾米汤、糖醋鱼块、番茄蛋汤;星期二,家常豆腐、凉拌黄瓜、鸡架冬瓜汤、清蒸咸肉、青椒炒肉丝、盐水花生……”歪歪扭扭,不知是谁的手迹。虽都是些婆婆妈妈的家常菜,但也有几样让人至今未忘。如,大白菜猪油渣,油渣的醇香被白菜调动起来,曾经是那个年代美食的集体记忆。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一家肉联厂的食堂代伙。饭厅设在一座古寺的大殿里,坐在殿子里吃饭,高旷辽阔。红烧狮子头、脆骨肉、扒骨肉、青菜肥肠汤、青椒爆炒猪心丝、大肉包子是食堂的主角。 

  狮子头,肯定是新鲜上好的五花肉,肉联厂的食堂斟酒不怠慢自己。那个胖厨师,用酷似李逵两板大斧的厨刀,呯呯地剁肉,厨刀上下翻飞,五花肉被剁成肉泥。

  青菜肥肠汤,至今再也没有吃过,可能是那家工厂食堂的独家菜食。那时候,我中午就餐只需打一份青菜肥肠汤,便荤素搭配,肥白快绿了,而且一饭盒的汤,咕噜咕噜直喝得眼珠子打噎。

  烧得比较美味的,还有那道大杂烩。用小肉丸、鱼圆、肉皮、木耳、笋干,一锅炖,再入青菜叶、胡椒粉,山是山,水是水。当然,一锅大米粥,那是食堂的功夫,家中厨房做不出来的,煮得不愠不火,不薄不稠。如果一锅粥,清亮得能够照见人影,那它就不是食堂里煮出的粥了。

  手捏三两张灰白色塑料食堂菜票,在食堂窗口排队打菜,菜票上面印有“伍分”、“ 壹角”、“炒菜”字样,以及萝卜、白菜图案,套印“某某厂食堂专用章”,文字、图案呈粉红色。     经常吃食堂的人,不外乎家在外地,抑或是一个单身汉。我与写小说的华君,经常低头不见抬头见,有一次碰面,他正在聚精会神地啃着一只红烧猪蹄子,我打招呼,华君先是一愣,继而热情寒暄,双手捧着一只猪蹄子,语音含混,让人忍俊不禁。

  食堂的菜,雅俗共赏。雅的是扬州狮子头、大煮干丝;俗是青菜汤和一碟五香萝卜干。

  季羡林当年也到食堂吃饭。搬到中关园一公寓以后,附近没有什么饭铺,季羡林只好天天吃食堂。他拿着一个搪瓷大茶缸去食堂打饭。吃饭时,饭和菜都倒在茶缸中一块吃。吃馒头时,用茶缸盛菜,一只手拿馒头,另一只手拿筷子,像大学生一样,很快便吃完一顿饭,晚上总要多买一个馒头带回去。想不到那些大众菜品,曾经辅佐过一个大师的智慧。

  网上有人晒校园美食,北大的酱肘子、清华的卤肉饭、武大清蒸武昌鱼、排骨藕汤、牛肉粉加虎皮蛋和热干面……

  食堂的美食地图,不是一个人刨食的全部履历,却是一个人的一段吃饭经历。前后左右都是熟人,才有食堂的就餐氛围,相逢对视一笑,朴素餐桌又遇君;如果左顾右盼,四周见不到一个熟稔的脸,那他就不是在食堂里。(王太生)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