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尚能饭否?  

2013-07-18 17:45:18|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我爸,乡邻们的评价是:“嗯,能吃!”在老家,“能吃”可是个褒义词,意味着“有力气,能干活”!以前农村人看女婿,首先就得看他饭量怎样;当年赵国名将廉颇为了证明自己尚可重用,一餐“饭斗米,肉十斤”,大概也是这个意思。

  我爸“能吃”的江湖地位,还得从16个馒头说起。那年我爸大约40岁左右,声如洪钟,体健如牛,百十来斤的谷垛挑起就走!我家隔壁有个三元叔,先天体弱,戴着啤酒瓶底厚的眼镜,瘦如山鸡,大家都喊他“三鸡”。三鸡干农活不行,却颇有生意头脑,他用一个电视机泡沫盒和一件旧棉袄加工成一个大箱子,用一辆三八式的自行车推着,夏天卖冰棒,冬天卖馒头,小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有一天傍晚,几个男人端着大海碗边吃边抬杠,不知怎么就说到了三鸡的馒头。三鸡说,他的馒头个大量足,他一顿最多只能吃下四个;一旁旺财伯笑了,说他起码能吃八个……最后,我爸以十五个“中标”,没人再敢往上“加码”了。三鸡不服,说我爸吹牛不打草稿,十五个,怎么可能吃得下?!在一群人的戏谑与哄闹中,我爸和三鸡立下赌约:如果我爸吃不完十五个馒头,赔给三鸡三十个馒头的钱;如果我爸能吃完十五个馒头,免费!每多吃一个,三鸡还得倒付两个馒头的钱给我爸。

  第二天一大早,三鸡推着他的自行车和大箱子来了,我爸把厨房淘米用的簸箕拿出来,山鸡一五一十地数了十五个馒头,堆在簸箕里,跟小山似的。我爸不慌不忙地开吃了,一会儿工夫,六个馒头就下肚了。我爸说,坐在桌子旁吃不习惯,得出去溜达溜达,边走边吃。那时乡下人吃饭都不爱待在饭桌旁,喜欢端着个大海碗,盛上米饭和蔬菜,往村头溜达一圈,就着各种乡野趣闻,转眼一海碗饭就下肚了。因为赌约里没有说不能走动,三鸡只能点头同意。为了防止我爸作弊,三鸡就跟着我爸,牢牢盯住那堆馒头和我爸的手。你可以想象这么一个场景:冬天的早晨,一壮一瘦两个汉子,一个端着一簸箕热气腾腾的馒头,优哉游哉地吃;一个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似笑非笑地看;一群小孩围在周围又笑又跳地数数……

  我爸最终不负众望,成功地吃完十六个馒头。他对三鸡说:“不吃了,不吃了,再吃你要吐血了。”说完,我爸回家还盛了一碗稀饭喝了。三鸡一边摇头自认倒霉,一边嘀咕着:“狗日的,这也太能吃了,这么吃下去,国家粮库都被你吃空了!”

  我爸当然没有把国家粮库吃空,他还勒紧裤腰带,养大了我和我哥。每当我们的碗里剩有饭粒,我爸就会眼睛一瞪,唬道:“你们这是没饿过!”听我奶奶说,我爸爸出生的第二年,家乡就遇上了洪灾,再过几年,又赶上1958年大饥荒。他是真的“饿过”。

  去年,我把爸妈接到家里住一段时间。做饭的时候,我特意悄悄地交代老公:“我爸饭量大,汤和米饭都得多准备些。”开饭时,我用家里最大的汤碗给老爸盛了一碗排骨汤,我爸看到那碗时,明显愣了一愣,接着连忙摆摆手:“吃不了,吃不了,太多了!”我以为他是客气,硬是让他吃,父女俩推让半天。

  我妈在一旁急了:“傻女儿啊,你以为你爸还是三四十岁啊?现在吃不动了!”我爸嘿嘿笑着附和:“现在吃饭是不中啦!”我这才把大汤碗换成小碗。想起从前老爸笑三鸡的话:“拿个酒盅吃饭,跟喂鸡一样!”如今,老爸也要用他曾经不屑一顾的“酒盅”吃饭了?他的饭量什么时候变小的?

  爸妈回老家后,我常常想到有人为父母写下的话:你的前半生我无法参与,你的后半生我奉陪到底。我每每感到心酸,父母的后半生,我们又能真正参与多少呢?抬头遥望星空,想起千里之外的老爸,我不禁想轻轻地问一声:“老爸,尚能饭否?”(青蓝)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