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电车  

2013-05-28 15:44:43|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前到澳洲悉尼去过南半球的新年,弟弟驾车全家出游,看着满大街的车来车往,离乡已二十载的弟弟突然问起,家门前的电车还在吗?

  一句话勾起了无穷的思绪,恰逢第八届香港文学节早前举办前奏活动“香港文学行脚”,其中会有一节“电车轨迹”,由作家、学者亲身导赏,带市民沿电车轨道,寻找那城市成长和文学的足迹,消息传来,有份负责此项活动的一位朋友在交流了两地的电车和地铁的资料外,也曾问了一句,“广州有‘叮叮’的市声吗?”

  他们都聚焦于电车的历史情结。于弟弟来说,几次回家,都听说农林下路的电车站要拆了,童年的记忆无疑会缺失了一块,要拼凑也没有了实体的支撑;朋友则是喜欢电车所代表的文学符号,喜欢它的悠然自在,它的与世无争,它的历史载量。唯一不同的是,香港的电车至今还是“叮叮”地走着,是有轨的,而广州的电车是“笛笛”地响着,是无轨的,“孖辫”则是相似的。

  在生命的青葱年代,对电车的依赖甚于其他的交通工具。一直住在东山,而且是住在电车站边拐进去不到三分钟的竹丝岗四马路,任何时候出行,都首选电车,而且101、102、106三条线的电车简直可把当时的广州城串联在一起了,文化公园的大戏、南方大厦的人声鼎沸、天字码头的龙舟竞渡、白鹅潭的焰火、越秀山的菊展,都是能拜电车的行踪所至得以一一领略。那时最高兴的是,一到节庆,全家人都打扮得整整齐齐,沿着102、106号电车线路,到有热闹的地方去游玩,彼时父母正芳华正茂,姐弟三人都在茁壮成长阶段,一式的浓眉大眼,精精神神,常常在电车上羡煞旁人。

  那样美好的时光都会过去。现在父母已年迈,兄弟姐妹天各一方,城市的变迁越来越大,守在本土的我,尚且有时时迷路之感,远在异国的弟弟,就更有恍若隔世的感受了。好在旧家门前的电车站还在,摇着“孖辫”的电车还在,那是流金岁月里最好的记忆地标。

  对一个城市来说,许多好的东西是应该保留的,留住它们的形相,留住它们的神韵,那才是“根”的所在,“魂”之所牵,谁会愿意看到自己城市的容颜越来越浮夸,听见自己城市的质感越来越粗糙?可是许多时候,只能看着那美好的一切,向着夕阳的方向坠落。

  真想有一支妙笔,能活画出生我养我的这座城市最瑰丽的表象与本质。就从家门前的电车写起。在此之前,对电车的钟情,上海的张爱玲已成神话,人们都晓得她以电影的“叮叮”作摇篮,并在《流言》中说:“我喜欢听市声。比我较有诗意的人在枕上听松涛,听海啸,我是非得听见电车响才睡得着觉的。”她的小说《封锁》是全篇作品以电车为场景的;《色·戒》中也多处涉笔。而上海/香港双城,结果电车在香港活得更长久。李碧华、刘以鬯也是写电车的圣手,李碧华的《胭脂扣》中电车的意象许多是跟爱情相关的,刘以鬯更直接以《九十八岁的电车》入题,从中盛载着几代人的集体记忆。而在广州,我们也有“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孖辫车”,可谁去关注?

  我最想的,趁着父母还硬朗,弟弟远道而归,带齐第三代,齐齐坐电车去。(钟晓毅)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