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放下  

2013-02-27 07:37:59|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疾病本身也可放下

  手术后的第一个春天,我决定躲开北方的风沙和干燥,去南方的朋友家住一段时间。朋友家坐落在深圳东郊山海相连的地方,房间不大,桌上有个台历,翻开的一页上留着淡淡的一行字:“每一天,推开窗,心情向阳。”我默念两遍,若有所思。推开窗,满眼重峦叠翠,水天一色,若有若无。我不禁心情大好。通过手术已经成功切除体内的肿瘤,可是对于疾病的治疗,既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既是外科手术的过程,也是内心修炼的过程。从今往后,我第一要紧的事,是让自己找回那种旺盛的活力和从容的心态。此后几个星期,我在这里过起了隐居生活。晚上在空寂的山谷中睡去,白天和朋友一起,漫步在海边沙滩,或者在山间拾级而上。

  那是一条群山环抱中的小路,百草丛生,万木葱郁。山路越来越陡。我遥望半山腰的一座小亭,似乎远在天边,心说凭我这老弱病残之躯,实在是可望而不可即了。这样一想,渐渐觉得脚下发软,气也不够用了,开始大口喘息,不免更加沮丧。朋友对我的状态好像浑然不觉,只顾引我向上攀登。不知不觉已达山腰,小亭赫然就在眼前。凭栏处,隔着山谷极目远眺,云淡风轻,海阔天空。低头又见脚下立一小牌,写着“海拔207.8米”——这是我生病以来到达的最高点,而我竟不觉得累。

  我大乐,满腔沮丧乖戾之气一扫而光。我们仔细品味大自然的恩赐,谈论过去几年病榻上的日子,慨叹生死悲欢,即使在最绝望的时候也没有放弃希望。不过,人生有很多东西看上去重要,到头来全都可以放下。我已放下种种功名利禄,放下种种欲望焦虑,可是竟没有想到,就连疾病本身,也是可以放下的。事实上,癌症患者想要拥有乐观宽广的胸怀,是很不容易的。每一次求医问药、每一次住院治疗、每一次接受或者拒绝医生的建议、每一次目睹或者耳闻病友的逝去,都像经历一场精神的炼狱。好不容易度过最困难的日子,病情稳定下来,心情也稍感平复,然而事情还没有完。我们似乎永远不能成为精神上的强者,因为有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无时无刻不悬在我们头顶上。

  过去几年,我没完没了地应付全身上下的复查。少则两三个月,多则半年,就要来上一轮:X光扫描、CT扫描、核磁共振扫描……每一次复查都会排除老问题,同时又会发现新问题:可疑的病灶从后脑跑到前脑,从左肺跑到右肺,后来又出现在胆囊和脚踝骨,此起彼伏。也可以说,要是光看胶片影像,此人从头到脚都是“肿瘤”。这恰恰应了肺癌最常见的恶化趋势:不是“脑转移”,就是“骨转移”。

  我就这样一直生活在“复发”和“转移”的悬念之中。悬念不是事实,却像一片阴云,隐约盘踞在内心深处,挥之不去。

  是啊,我太注重自己的病了。我的身体正在康复起来,我的精神却还没有达到正常人的水平。我开始问自己:我能把疾病也放下吗?

  山间一派清新。就在这悠远宁静的山海之间,我感觉到一种精神力量正在渗入肉体,渐渐清晰。我明白了人为什么可以一动不动地坐上几小时、几天甚至几年,只是怔怔地凝望着空中的白云或者繁星。快乐源于单纯,健康也是如此。所有事实都在证明,心灵有可能成为肉体最完美的守护者,也有可能成为肉体最直接的摧残者。

  身心合一。它让我的精神力量变得强大,也让我的生命变得快乐和富有生机。我们歇息片刻,继续攀登,转眼间顶峰已在脚下。回首浮云低,意犹未尽,于是,我在这山巅之上,踏着薄云,披着浓雾,做了20个俯卧撑。从这时开始,我有了一种感觉:自己在肉体和精神方面都已是正常人了。(节选自《重生手记》一个癌症患者的康复之路 凌志军--知名作家、《人民日报》资深记者凌志军六年前罹患癌症,他以积极的心态进行治疗并奇迹般地康复。这本书记录了他抗癌康复之路的完整过程,堪称一部“生病智慧书”。)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