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长面  

2013-11-03 19:28:04|  分类: 饮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方人爱吃面,以至于街上的面馆比饭馆还多,在品种上更是花样百出、千奇百怪。作为一个从“面乡”里长大的农村孩子,从小到大,我几乎天天吃面。但就是这样仍百吃不厌,且对长面情有独钟,以至于现在一天不吃便觉得饥慌。
  为了拴住我的胃,婚后不会做面的媳妇硬是拜师学艺,苦学了半年多,终于也会做长面了。虽然一样的做法,一样的调料,但我却吃不出母亲做的那种味道。
  记忆中,农村里吃长面大多是在下午,因为上午吃的是稀饭,劳动了一天,一家人已经是饥肠辘辘,只有吃长面解馋,也才能让人耐一晚上,所以这顿长面意义非常重要。
  做长面的关键技术在和面上。精光的搪瓷盆里,母亲用右手将雪白的面粉不停地搅拌着,左手蜻蜓点水似的往面粉里点着水。当然这水不是一般的凉水,是加了碱或盐的水,这样面性会更强。在加水的同时,母亲把湿面粉不停地往一块捏、挤、搓、揉。那面和得特别硬,母亲使着全身的力气用劲地揉着,以至于面盆与案板不时发出撞击声。刚开始面很难揉光,母亲便会用搪瓷盆将面团扣起来,然后准备收拾菜。菜是不定性的,根据时令情况而确定。
  菜收拾好后,母亲继续在案板上反复揉搓起面来。放了长时间的面变得湿润柔和了,揉起来也顺手多了。雪白的面团在母亲的手下,像一个皮球似的颠来倒去越来越光,直到韧性十足之后,母亲才把圆球似的面团往案板中心一放,用手掌按成一个圆饼,开始擀面。细如拇指的擀杖如狗吃食似的,总是在面饼的四周转着圈圈,随着一前一进,面饼如蛇似的不停地吐着舌头,越吐越长,便吐成了一片亮白。因为面较硬,每次感觉母亲都不是在擀面,而像是推石磨似的用双手狠命地往前使着劲。面片在母亲的擀杖下,如卷席似的,一次次地卷起,又一次次地展开,而每一次展开的又都是一片新天地。在那片天地里,母亲如一位播种的农人,满怀憧憬地往面上洒着玉米面,以确保不粘到一起。然后再用擀杖卷起往前推着擀,等面卷松了之后,打开,再看哪里厚,转个方向继续擀。
  在我看来,母亲似乎不是在擀面,像是精心在做一件艺术品似的,那每一转每一卷都是那样的相得益彰,所以擀出来的面始终是薄厚均匀,光亮如玉。面如海里的波浪不停地往前掀着,越铺越大,越来越薄,最后便如白纸似的铺满了整个案板,提起来,能看到对面的人影。
  长面最大的亮点在切面上,这也是对一位主妇刀功的考验。那铺满案板的面基本和擀杖一样长。母亲以擀杖为尺子,以刀为笔,在白纸样的面上一下一下地划着,利索地没有片刻的犹豫与迟凝。随着擀杖的滚动,一条条笔直如一、细如发丝的面条便被拔离了出来。因为其特别长,所以乡人将其叫长面。当锅里的水滚开之后,这些细如发丝、长如擀杖的面条便会被母亲一把一把的扔到锅里,煮两开就可以吃了。
  吃面的碗是大老碗,捞在碗里的面净白光溜,浇上喷香的臊子,再洒上切的细碎的小葱或韭菜,加上油泼辣子和香醋,看起来五颜六色,闻起来满香扑鼻。虽然面细如发丝,挑起来半人多高,但却根根有力不易断掉,吃在嘴里,更是劲道有力,很有嚼头,一时间屋子里就满是哧溜哧溜的吃面声。
  勾人食欲的长面不仅解馋耐饥,更是爽口,滋润肠胃。虽然进城后,我吃过很多美食佳肴,但我却总是稀罕母亲的那一碗长面。那看似普通的长面似乎只有在故乡能吃到,也似乎只有母亲才能做出来,我不知道这是我的心理问题,还是我的口感问题。而这种缠绕在舌尖上的长面,就如我的乡愁一样,让人永远扯不断理还乱。(秦延安)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