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清明  

2012-04-05 10:19:42|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一年清明时。今年好像没有清明时节雨纷纷的气候,反而是阳光普照。

    虽然天气没有一点点清明节的气氛。但翻开报纸,清明节却存在于各种各样的话题、报道和感悟之中。

    气候不像清明,清明在媒体的版面和画面里头。此情此景,更加使人忧心作为传统节日的清明在青年一代之中还能够继续传承下去吗?事实上这个清明节已经被很多青年人作为小黄金周的旅游节了。

    城中媒体报道说,广州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曾应枫认为:年轻人不重视清明等于不孝。一句听了颇能让人宽心的话。

    媒体介绍了很多清明节的传统的过法。所谓各处乡村各处例,客家潮州珠江三角洲的风俗都很不一样。而一样的是,今天虽然各种风俗做法都大大简化了,但对先人的纪念缅怀和现世家人借拜祭先人之际团聚一下的情怀却是依然。

    中国社会的人际关系内核是家庭。拜祭只是家庭和家族的一种今生与前世的沟通仪式。这与孝道也许有关也许无关。有二十四孝子女因各种原因无法返乡拜山的,也有年年拜山如仪但依然对老人不孝的子孙。

    孝道不需要仪式,而维系家庭和家族的血脉关系则非要仪式不可。清明节是一个属于家族和家庭的仪式感很强的节日。与所有的传统节日不一样的是,这是一个家庭或者家族的前世今生一年一度精神团圆的日子。

    我们这一代人的童年时代每逢清明节学校都会组织去黄花岗或烈士陵园等地去拜祭革命先烈。但是拜祭先烈不叫拜山,叫扫墓。我还记得那首童年的歌:“山鸟啼,红花开,阳光照大路,少先队员扫墓来……”。这歌词当然不能改成“少先队员拜山来”,只有家族和家庭的拜祭活动才能够叫拜山。广州人就是这样的里外分明。当然老一辈的广州人也有把拜山说成是“行山”的。这个“行山”与现代人说的“登山”“远足”的意思的那个“行山”的内涵和外延完全不一样,千万不要搞错了。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到,这些年里头老城市里头的老房子也仙逝得七七八八了,有城市的子民去拜祭这些老房子吗?当然没有。

    人生在世,能够与爷爷嫲嫲一齐共度的时光,好命的不过三二十年,与父母能够共度的时光也不过三五十年,也是必须命好。但是老房子老街道往往与我们至少共度半生甚至一生,或者自己的爷爷嫲嫲父亲母亲就是在这里居这里住这里行走。但是一个大拆大建,所有的一切都在顷刻间灰飞烟灭了,新的建筑拔地而起,消逝的则无处怀缅无处凭吊。这是无论哪个城市的老居民都非常感伤的事情。所谓只听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是也。

    中国是一个没有统一的宗教的国家。所谓神,就是祖先。对于祖先的尊重和敬畏构成了中国人行为的最基本的精神约束。敬神灵就是敬祖先是各处乡村随处可见的真相。清明节是一个让这个真相一览无余的日子。

    作为一个家庭年长者忧心忡忡的当然是儿女是否孝顺,但是作为一个社会,该念叨的也许是青年一代对于祖先的敬畏感。

    革命者最喜欢引用的一句牛屁哄哄的豪言壮语是:祖宗不足法,圣贤不足师。我不想费力反驳这句豪言壮语,但是我可以想象,在一个对先贤祖宗毫无敬畏感的国度里面会发生什么。“文革”是个极端的例子。顺便说一句,“文革”期间极少有人够胆清明节去拜山,红五类除外,但也是偷偷地拜。

    另一个极端的例子是这些年来为了赚钱,什么都敢拆什么都敢改。广州的东山区给改没了不说,最近的一个例子是泉州港的名字也给改没了,千年古港的名字就这样魂断2012年的愚人节!今年清明节,给先人烧纸的时候别忘了顺手给神州大地上所有被粗暴地中断了历史的地名和被无耻地拆除掉的古旧建筑点上一炷清香。(陈扬)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