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陈Sir说语言  

2012-11-15 19:45:09|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通话怎样算准?这个问题广州人和同是讲粤语的香港人都要面对。香港的陶杰先生说,粤语说颈,普通话说脖子。颈的说法很古老,“引颈就戮”,总不能说引脖子就戮吧。哪种说法更有文化呢?陶先生的说法听起来好像不乏包拗颈的味道,但体现出来的是一种固执以古为美的文化审美观,今时今日,这种文化固执真是难能可贵,也属于珍稀了。

    其实粤语无论是音调还是词汇,都更多地保留了古汉字和汉语言的元素。这是粤语之美,也是我们在省港两地可以随时欣赏得到的中华文化之美。就音调而言,粤语有九个调--- 逼客食番茄酱牛腩面--- 很好记,而普通话只有四个调,因此用普通话读木兰辞和粤语读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报纸无声,诸君自己不妨一试一比较。

    现在只要一踏进香港油尖旺的商店,迎客的语言一定是普通话,尽管也是发音歪歪斜斜,也不见有滚滚涌来的内地客嫌弃。道理很简单,香港人为揾两餐而讲普通话,内地客不能没有这种半咸不淡的港式普通话--- 如果讲广东话他们真的听不懂,双方为了避免“鸡同鸭讲”,也交流甚欢,买卖做完一拍两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各说各话。

    我们说,口音是语言的胎记。口音是地域的也是文化的,是生命的也是生活的。口音是无论你流落在地球的哪个角落都一辈子跟定你的乡愁。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人们都说跟着广播学标准普通话,但八十年代中期以来,广播电视行内将字正腔圆视为洪水猛兽改革对象,而彼时又适逢台湾腔流行,结果内地播音主持界就流行起这种他们自以为洋气的广播电视“普通话”了。现在,你还敢跟着广播学普通话?

    讲到广州的普通话也很有趣。广州老城区里头,原东山区历来都是讲普通话的人最多。但是军区大院的人说的普通话早前稍带些东北味道,这与四野有直接血缘关系。现在这种军区普通话的东北味渐淡了。因为老一辈淡出,他们的后代则已逐渐融入其他。除了军普之外,旧东山区讲普通话的另一个小圈子是铁路普通话,简称“铁普”。铁普听起来像普通话,但平翘舌音不分前后鼻音不分,大量直接使用广州话和湖南话的词汇,其典型标志是直接用普通话的发音讲粤语的粗口,可以说是普通话、广州话和湖南话三合一的语言。铁路话只流行于广铁系统职工及子弟。而现在整个广州都随处可听见普通话了,湘普、川普、广普基本三分天下。而被视为正宗的京普则在广州属于珍稀“语种”。

    广州的下塘西小北路一带曾经是客家话的天下。而现在除了广州话普通话之外,流行的是非洲英语和法语。城市在发展扩大人口在剧增,新语言新文化不断地加入又与土著文化语言发生着时而排斥时而融合、排斥与融合相生相克的过程。没有谁对谁错,没有谁准谁不准,没有必须什么不能什么。与其争不如品,品赏各地方言各路语言兴味无穷。

    比如普通话说回家,广州话说返屋企,更古老的广州话讲返归,去归,返且归---这种说法至今在珠三角和广州市区以北的一些地区还在使用。你说,把“家”直接说成“归”是何等人文何等哲理!语言真是一方生活方式和文化价值观的承载体。可惜很多传统的表达方式只存在于乡村了,城市里的语言,不管是哪一种,都已渐渐味同嚼蜡。(陈扬 广州,资深媒体人)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