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在苦难中掘一口深井  

2011-08-08 09:01:54|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苦难中掘一口深井——为知青组歌《岁月甘泉》深圳、香港演出而记

苏  炜

    文题为序曲的歌词,是歌题“岁月甘泉”的语意出处;也是近年围绕组歌引发的“苦水-甘泉之争”中,我常常需要回答年轻友人和中外媒体的问题:如果十年文革和知青经历,曾经是我们个人和社会的一段苦难历程,我们有没有可能从这段苦难中掘出一口深井,把一代人的汗泪经历,转换为今天的精神资源?
   
    这,既是霍东龄和我创作《岁月甘泉》的初衷,也是我们对《岁月甘泉》问世后所能产生的社会影响的期许。我是在2007年春天,因为当年曾在海南岛乡下合作过的知青作曲家、现在的成功企业家霍东龄万里迢迢造访耶鲁,我们俩经过彻夜长谈,决定要为2008年的大规模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四十周年纪念做点事情,而开始联手创作这部大型叙事交响合唱的。

    我们在2007年夏天结伴重返下乡的海南岛,回到当年挥汗洒泪的山村,探望当年呵护过我们的乡亲父老。一路上有泪光,有唏嘘,有追怀,有感念,但坦白地说,没有怨恨。我们一行返乡的大约有十人,其中有事业成功者或者生涯平凡者,但大家不约而同地,都珍视知青下乡这一段经历,感念这一段经历带给我们人生的历练和锻造。我知道是因为岁月淘洗,人的记忆也同样容易“隐恶扬善”的原因;也是因为我们自身已经成长、成熟同时自信,学会了以明朗、积极的态度去超越黑暗,去面对人生真面的原因。

    组歌《岁月甘泉》里“感念人生,感念土地”的主题,就是在这次返乡之旅中成型的。青春的昂扬和人生的沧桑,糅合到椰风蕉雨的南国乡土旋律里,形成了今天《岁月甘泉》的音乐基调。我们没有以灰暗为底色,但也没有刻意回避生命中的灰暗——“那一场暴风雨铺天盖地,把多少年轻的花季粉碎”,“山苍苍,夜茫茫,人生的路啊,走向何方?”但同时,我们也放手呈现着自己青春岁月里的激情、劳作、爱恋与牺牲奉献——“把青春热血洒在边疆,让理想的歌声飞扬”,“我们是大山大海的儿女,有海的辽阔,有山的壮伟”。

    作为写作人,歌词的创作于我并不难,八段九首歌词,像是泉水从心里自然流出来的,两三天的功夫就全写好了(虽然日后不断在调整、重写)。难的其实是作曲。东龄老兄虽然在知青时代就自学了五线谱和全套作曲理论,而且在乡下当时就写过众多声乐作品,但毕竟本行不在音乐,作曲也丢荒多时了。从07到08整整一年,这个演唱长度在45分钟的大型声乐套曲(在西方称为“康塔塔”,即清唱剧),每一首歌的旋律几乎都是他在出差途中——在飞机上、旅馆里写出来的。我们俩整整一年“疯魔”地在越洋电话的哼唱、斟酌里。今天让很多观众落泪的《一封家书》写得最艰难,歌词就换过《一件寒衣》、《一碗鱼汤》等好几个版本,谱曲时则是东龄时时被我的越洋电话相逼(我生怕他因难写而放弃),最后终于在2008年9月广州公演前夕的一个月,才最后完成。
   
    知青组歌《岁月甘泉》问世后,获得了广大知青群体的热烈反响(包括引发争议讨论),也引起了音乐界人士的高度关注。2009年底获得广东四年一评的“鲁迅文艺奖”后,于11月在北京国家大剧院上演,并在清华大学、国家传媒大学等高校巡演,成为当年度北京、天津各大知青群体奔走相告、争相兴会的一件盛事。今年2月,《岁月甘泉》由耶鲁大学交响管乐团演奏,先后在耶鲁乌斯音乐厅和美国纽约卡内基音乐厅隆重上演,引发了“台上一片泪光,台下一片泪光”的轰动性效应。目前,《岁月甘泉》的演出在美国及海外已呈野火蔓延之势——今年十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和印第安纳州的巴特勒大学,将会有两场不同版本的《岁月甘泉》演出;休士顿等地的华人合唱团体,也准备在近期安排《岁月甘泉》的排练、演出。据闻,澳洲悉尼的华人艺术团体也在认真筹划,敲定档期,准备2012年把《岁月甘泉》搬到悉尼歌剧院上演。

    记得,我曾略带困惑地,询问过耶鲁两位同样喜欢《岁月甘泉》,并一再向国际社会推荐的乐队指挥——耶鲁大学交响管乐队的汤姆·多菲先生和耶鲁爱乐交响乐团的美籍韩裔指挥咸信益先生(他是这次深圳、香港音乐会的指挥)。我问:这样一个隔年隔代的中国特殊年青群体的故事,为什么会引起你们的兴趣呢?你们为什么喜欢“她”呢?咸信益指挥回答得很简捷:因为青春的美丽。这个作品表现出苦难中的青春那一种特殊的美,特别能打动我,我也相信能打动任何国家的观众。汤姆·多菲则说:《岁月甘泉》让他想起美国上一世纪七十年代反越战、争民权时期的音乐。她让我们参与了历史,见证了历史。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演出时,汤姆指挥曾要求现场曾经参与过上山下乡运动的观众起立,结果全场站起了三分之一观众,满场白发,掌声雷动,气氛非常感人。
   
    我想,聆听一个苦难年代的青春的歌唱,贴近、参与和反思那一段汗水和泪水、激情与忧患交杂并存的特殊历史,也许是这次《岁月甘泉》深圳和香港的演出,可以奉献给观众的一个特殊体验吧。
                                                     2011年7月28日,记于耶鲁澄斋(此文为应香港《明报》之约而写)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