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陈Sir说“保育”  

2011-06-27 07:25:42|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Sir说“保育”

上周,广州市民正式告别八爪鱼。所谓八爪鱼,是文明路文德路口交界处的一座铁制天桥。原先在起义路口服役,被拆除后挪到此地为市民服务也达十余年。上周末以坡度太陡没有无障碍设施为理由被彻底拆除。消息传出,市民不舍。与以往不同,这次开始有人质疑“集体回忆”这一表达了,也有直言不讳者将痛别八爪鱼的市民称为遗老遗少。巨大的钢铁八爪鱼已经被肢解为一堆堆料用平板车不知运到哪里去了,而网上口水战才风云再起。这使我想起了被称为近年香港文化保育的里程碑———天星码头及皇后码头的保育运动。

有评论说,历史学家大多从审视皇后码头是否为法定古迹的角度出发,对拆迁皇后码头并无太大意见。他们所考虑的因素往往是建筑物的特色,又或者是建筑物本身的历史意义。而这个运动的参与者则从反抗殖民统治、建立香港本土身份的角度来审视皇后码头的历史,揭露了港英政府有意打压的殖民抗争史,保卫天星皇后遂有重新认识殖民史的价值,甚至成为建立本土身份认同的摇篮。这段叙述与广州的本土文化保育有着多么惊人的相似!

所谓市民的集体回忆并不等于就是城市的文化保育,所谓文化保育的诉求也不仅仅是留住一座建筑物。某座特定建筑物的永久被拆除会引发不舍的集体回忆,而这种市民的集体情绪无疑会聚焦在保留这座建筑物的诉求上。假如市民得到的只是关于建筑物审美、功能或年代价值的负面回应,甚至市民纯朴的怀旧情绪本身也受到蔑视和攻击———尽管不是来自官方———以文化甚至只是以情感为诉求的文化保育活动就会朝着负面和对抗的方向转化了。

谁都知道,特定的建筑物承载的并不是砖瓦木头而是城市和人的经历。和这座建筑物发生过联系的人越多,一旦这座建筑物被拆除所引发的怀旧就越强烈,其情绪的放大和传染性就越大。这是私宅的拆拆建建从来波澜不惊而类似码头车站过街天桥的拆除时怀旧之声总是绕梁三日的根本原因。

香港人从来都是广州人的老师。不论是改革开放之初扬手即停的的士,还是穿衣打扮言谈举止,更加不要说城市文化保育了。我看广州的文化保育这四个字就是直接从香港进口的。港人在理智地开展城市文化保育运动,理智地反思和总结提高。广州也有必要。围观者要晓得尊重同城而居者的感受,人家哭坟你路过的当然没有义务帮哭,但是至少不要扔砖头。管理者要尊重市民的感受,哪怕不得不拆装着也要流几滴泪啊,最好再走走征询民意的程序,至少可以赢得市民的谅解。而哭喊的人也须清醒,时代洪流滚滚向前,建筑物和人都一样,再伟大也是生死有命。保不住建筑物不要把建筑物所承载的历史也一起放下了。

至于这只八爪鱼,哭也哭了骂也骂了照片也照了拆除也拆掉了。明天太阳照常升起。文德路附近的交通因此而改善还是恶化?附近这么多中小学生的安全有保障吗?学校和家长有没有专门的教导指引,这才是真正值得关注的焦点。

一言以蔽之,广州的城市文化保育必须主动寻找被保护的建筑物方言民俗等与历史和城市精神的内在关联,不要情绪化,更不要功利化,决策最好民主化。而另一个重要方面则是城市文化保育不能成为本土居民和外来者的族群对抗的裂口而要力争成为所有同城而居者本土身份新认同的促进剂。(陈扬)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