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宋博客

顺其自然

 
 
 

日志

 
 

比较  

2011-12-18 16:35:23|  分类: 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较

  “难道我们新时代的人民公仆还比不上旧时代的封建官吏?”已经埋在故纸堆里的朱元璋者流与时俱进,常常买新时代的报纸来读,一读,常常读到这句话。读到这话,他们心中冒火:你莫欺我们两嘴塞了泥,作不了声!朱元璋者流说,难道我们老派官员还比不上尔等一代不如一代的N代新进公人?朱元璋说:你们公人进京跨省追捕贫民,我们农民可以跨省追捕贪官进京。来,我们来对对民歌。道光帝跳脚出来:老朱,我们别扯宽了,我们到车轮边上去,跟他们去对对民歌。

  道光帝界定的对歌者是这样的:要有公家身份,最少准公人身份;都是有公车的,最少是有车一族;都是撞了人的,不是官撞官,也不是民撞民,而是权势强势者撞了贱民弱势人。

  依这个圈,咱们有人就推举了李刚;道光帝不肯,李刚只是二代,懒得与他对歌;咱们有人又推举了药家鑫,道光帝哼了一声,药家鑫是富二代,更没资格赛歌;道光帝说,你们放马过来比吧,以尔等在法律地位上最能代表人民者来对民歌。

  咱们有人就推举了许茗雄;道光帝推出了汤金钊。

  许茗雄,身份:人大代表;职务:惠州市环境监测净化行业协会会长。

  汤金钊,身份:封建官僚;职务:大清道光朝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

  撞人车辆:许代表所驾车是豪华奔驰车;汤官僚所驾车是木制车,牌子不知道,车牌号也非O开头的(被撞者根本不知道这车是官车)。

  撞人原因:许代表,酒驾,逆行,违章行驶;汤官僚,没酒驾,正行,被撞者乱摆摊担,乱横马路。

  许代表事故经过:2011年11月26日晚上,许代表不晓得在何处喝了革命小酒,开着豪华奔驰,风驰电掣,逢山过山,逢水趟水,逢栏跨栏,逢人撞人,一撞撞上了陶先生,陶先生是穷鬼,哪里买得起奔驰车?驾的电动车,一看就是穷鬼,被撞了个头破血流。穷鬼居然挡了富豪高歌猛进的道路,富豪于是大嚎:穷鬼还敢骑车撞我?“准备动手打人”,穷鬼陶先生鸡肋之身不足以安尊拳,赶紧躲到车道一边去,许代表许富豪扑了过来,“他把我揪起来,我要报警他还抢我电话。”后来了交警,许富豪大嚷:我是人大代表,谁敢扣我!

  汤官僚事故经过:

  道光年某月某日大清晨,正是上班高峰,也是卖菜高峰。汤官僚估计是多与老婆热了一下炕头,怕误了签到挂考勤,叫司机加了点油门,车子驶到菜市场,迎面碰到一个卖菜翁;卖菜翁也性急,菜都是卖新鲜才起价,他也要赶早卖,挑着担子,顾不上一看二站三通过,直接横过马路,占马路经营,“汤敦甫在京师,乘车过宣武门大街,有卖菜翁驰担坐”,恰好汤官僚车子开了过来,司机踩一脚没踩得及,虽没撞倒人,却把担子撞飞了,白菜萝卜西红柿,滚了一地,“御者误触之,菜倾于地”。老汉气极了,他是要靠卖了这菜,换了钱去买农药化肥,去买柴米油盐的,现在这点可怜的希望破产了,叫他怎么不气?

  卖菜翁真气了,他一边骂骂咧咧,哪里来的富魔官鬼?一边跑到车子边,抓起司机衣领,挥老拳要打,“翁捽其御者,詈且殴。”这司机只是左躲右闪,不还手(与许代表形成对比);这时,汤尚书走出车来,对老汉说:您别打了,您说您这菜值多少价,我给全买了吧。卖菜老汉看这老头还算和善,老汉也不是碰瓷打油火的,也就说了价钱,“翁言钱一贯”。没漫天要价,纵漫天要价,汤尚书也是打算认宰,汤官僚没受过老百姓比天大的啥思想教育,他认定一点是:车撞人,天理认定不能白撞。

  不能白撞,那就得赔偿损失。封建汤官僚翻自己袋子,裤袋子、上衣袋子与内衣袋子都翻了个遍,懵矣,出门没带钱,“公揣囊中已空”。封建汤官僚说:您跟我一起回我家,我到家里付钱给您。———卖菜翁也是有社会经验的,若跟目前这老头去他家,说不定会被打死去,他也看惯了太多这等新闻,卖菜翁当然不肯,“命同来家中取钱,翁不肯。”老汉说:“偿则此地偿耳。”这下场面变得尴尬了,“公为之窘”。

  出了如此交通事故,也许是有人报了警(也许无人报警,只是事故发生在官员上班的官道上),恰在不好办时节,这地段的交警队队长开警车来了,“适南城兵马司指挥至”,队长是穿警察制服的,警车是挂警车牌照的,没容得卖菜翁思想人民警察为人民,这人民警察一来,首先亮出了思想:我们是为领导服务的!那么大的吏部尚书官在这里,帽子都归他管,领导有难,乘机给他解难,以后向领导去要帽子,那是烂容易的了,故而这队长警棍舞得呼呼叫,大骂卖菜翁穷鬼,“此小人,由某携回重惩可也。”这下,这卖菜老汉才晓得,面前这肇事司机与主人,来历非同小可,是帝国高级领导,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没鸟事,领导一怒,将他碎尸百段,他都得认命。哎呀,这卖菜老汉晓得怕了,连忙跪了下去,头磕水泥马路,磕得砰砰砰砰响,“翁始惶恐,叩首乞哀。”封建汤官僚看卖菜翁跪下去,一边赶紧拉他起来,一边也没骂警队长,只是对他说:不用,你借一贯钱给我,就OK。“无庸,假贯钱足矣。”交警自然有钱,交警队长更不差钱,万贯都有,何况一贯?封建汤官僚接过钱,给了卖菜老汉,叫老汉快走。

  比到这里,这对民歌,道光帝已是赢了。

  但道光帝这回不想险胜,而是要大赢一把。

  封建汤官僚赔了卖菜老汉,事情已经完结了,结果皆大欢喜了,汤官僚应赶紧上班去,皇上该点人唱名了,但汤官僚不怕领导骂人,不怕扣工资,依然站在马路上跟警队长东拉西扯。是感谢警队长?是考察警队长?都不是,他是防备警队长,他怕一走,警队长跑去抓回那卖菜翁,不但追回赔偿,而且怕他打老汉一顿,百倍罚款。故而,“翁叩谢去”,去了很久,“公仍停辔”,仍与队长闲扯,“意翁行已远,乃别指挥。”对司机喊声:快,上班去,“叱驭去”。

  道光帝说,其他都不说,窥一斑见全豹,单是我们教育培养出的汤尚书“意翁行已远,乃别指挥”这细节,就足够体现了封建官僚对人民关怀无微不至,“难道我们老派官员还比不上新进干部?”

  看到这里,诚龙同志笑了起来:既是一滴水里看光灰,那么看南城指挥司骂菜民小人,是怎么回事?那又为甚封建汤官僚会产生有“意翁行已远,乃别指挥”这一细节?朱元璋与道光帝笑啥笑?赢甚赢?君等培养干部不过是典型思维,入宣讲团的,只是一个榜样,其他干部如南城指挥司,咋样呢?你半斤他八两来对民歌,没谁对出了太动听的歌来嘛。(刘诚龙)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